小道士后退几步,随后步伐皎洁,身轻如燕,一跃而起,足足有七八尺高,单手一按便准备翻过围墙,那想上方瓦片不稳,他手一滑差点摔了下去。

    好在他跟身法够好,手掌轻起只是一点便化解这次危机,平稳的落入到了寺庙内。

    他定睛一看,扫视了一下四周,才发现这里是一处菜园子,前方种了一排黄瓜,黄瓜的藤子都被竹竿架着,立的很高正好挡住了他的身影。

    小道士这才长出一口气,等平静下来,看到提溜在竹竿上的新鲜黄瓜,小道士咽了咽口水。

    从小吃粗粮的他还没吃过什么正经的蔬菜,道观里也有着一处菜园子,不过里面种的全身白萝卜,生吃虽然也有一丝甘甜,不过每次吃完之后他的胸口都火辣辣痛。

    那些白萝卜最终会做成咸菜,放在厨房中的大缸子里,一大杠子的萝卜干就是他与师傅平时吃的菜。

    此时眼前一大座绿意盎然的菜园,他还是第一次见。

    他嘴角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不自觉的就将手伸向一根翡翠一般的黄瓜。

    不过还未等他的手碰到黄瓜,一块小石子便精准的砸在了他的手背上。

    小道士连忙收起刚伸出的手,也不管手背上传来的刺痛,慌忙的朝四周扫了一眼,想要找到拿石子砸他的人。

    “喂,我在这呢!”一个调皮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抬头望去,一位坐在破败墙头上的红色麻衣小姑娘正嬉笑的望着他,那一抹笑容让小道士呆呆的驻留在原地不敢动弹。

    “看什么看,再看小心本姑娘挖了你的双阳!”红衣小姑娘收起笑脸,漏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小道士着实被吓到了,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看到被她吓了一跳的小道士,红衣少女再也绷不住脸,笑了出来。

    她从墙头跳了下去,缓缓走到小道士面前,掐着腰笑的时候双眸如同月牙形状。

    “你叫什么名字!”

    “李玉山!”

    一问一答,二人便算相识了。

    从少女口中小道士李玉山得知她是寺庙里的人,这片菜园子都是她的。

    红衣少女见了他后,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原本是为了打探寺庙的秘密,结果李玉山也不知怎么了,好像是忘记了自己的目的,竟与红衣少女聊了很久。

    这一次遇见就好像是天注定!

    一直到了天色渐暗下,李玉山才想起自己该走。

    只是想走的他,一直想问问对方叫什么名字,可是聊了这么久后,他还是不敢开口去问。

    说是二人的聊天,其实一直是红衣少女在说,他在一旁点头或者是说一些道观的事情,可是每当他说道观的事情,红衣少女便会瞪着双眸,一双月牙形状的眼睛变成了星辰,非常向往。

    “唉,我要是在你师傅的道观就好了,可以每天出去玩,我爹就从来不让我离开这片菜园,也不准别人和我玩,我都快无聊死了!”

    望着有些忧愁的红衣少女,李玉山不知该如何安慰,憋了半天最终说了一句“那我以后可以来找你玩吗?”

    红衣少女眼睛又变成月牙状,用力点了点头,兴奋道“当然可以!”

    小道士李玉山低着脑袋,脸有些红。

    等他离开时,红衣少女摘了两根黄瓜给他。

    “你和你师傅一人一根,记得要来找我玩!”

    少女大大咧咧的将两根新鲜的黄瓜塞给李玉山。

    本就是少年,此时看到黄瓜后,又咽了咽口水,刚刚想要说出的话又被吞了回去,最后只能点了点头,打算下次再问,不过当他刚刚转头准备离开时,少女却叫住了他。

    “对了,李玉山。”红衣少女叫住了小道士,有些垂头丧气的说道:“我没有名字,不过你以后可以叫我红娘!”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望着消失的背影,李玉山笑了!

    回到道观后,小道士将两根黄瓜都给师傅。

    “师傅!”

    老道士盯着李玉山,摇了摇头。

    “我不饿,你拿出吧!”

    李玉山脸色一喜,拿着黄瓜便回了自己的屋子。

    接下里的日子,他每隔几天就要去寺庙的菜园子找红娘玩,二人渐渐已经不满足聊天捉蝴蝶了,从李玉山的口中,她知道了山下的繁华的小镇,与后山山谷的靓丽的景色。

    这些地方她都非常向往,可惜一直没机会去。

    直到有一日,李玉山想出了一个注意。

    大雪绵绵,二人堆砌了一个雪人,然后红娘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雪人身上,又踩着小道士的肩膀翻出了院墙。

    二人绕着山道,走了后山的小路,一路玩耍,看了山谷中的雪景,又下山去了小镇,望着晶莹剔透的冰糖葫芦,二人都咽下了口水。

    看着红娘眼馋的模样,小道士暗暗发誓,以后要赚钱给红娘买冰糖葫芦。

    带着红娘看了一圈集市上的新鲜玩意,二人才幸幸离去,红娘每一个感兴趣的东西李玉山都牢牢记住。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咪咪阅读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在碰到红娘时,他便动了凡心。

    此时一同下山又动了俗心。

    送红娘回去后,李玉山踩着厚实的雪地,一步步重回道观,一路丢了魂的他却没发现雪地中出现了不少的脚印。

    等他回到道观时,他才发现原本就破败不堪的道观,如今变的更破了。

    木门被人砸了,院子里唯一的一张方桌也变成了两半,厨房内唯一的器皿装萝卜干的缸子也跟被人砸的稀烂。

    小道士不知所以,连忙冲进屋内,大声喊道:“师傅!”

    “玉山!”脑门上全是包的老道士,盘坐在蒲团上,叫住了着急忙慌的小道士。

    “师傅,您怎么了!”李玉山连忙上前搀扶想要起身的老道士。

    “没事,你不用扶我,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你是打算留在这里,还是跟随我离开此地。”老道士盯着小道士,二人就这么僵持在了这里。

    李玉山眼神躲避,身形后退几步低着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从没想到师傅居然要带他离开,也从未想过要离开这里,离开往生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