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正道自然也不会怕对方,而两个女人如此,他也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浑身灵力爆发出来,惊人的灵力化作一股有形的飓风,一下子席卷两个女人周身,两女不得不瞬间激发出护体灵气,形成一层光罩,这才勉强抵挡住张正道此刻释放的恐怖灵压。

    其他在场之人,此时也面露惊骇之色,不少人同样也释放出护体灵气,抵挡余威,以免当中出丑。

    “你们干什么?”

    就在双方真的看似要大打出手的时候,一个女子的娇斥声响起,随后一名看上去二十几岁的妖娆美妇出现在了众人的跟前。

    这美妇虽然看似年轻貌美,但一身修为却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元婴期九层,看上去只差一步就可以步入大圆满境界。

    “嗯?阁下莫非就是陶宗主?”见到这出现的女子,张正道先是一愣,随后开口问了起来。

    女子却只是轻笑了一声道:“妾身可不是本门宗主,如今本门宗主是甄妙师侄,至于道友口中说的那位,如今是本门的大长老。”

    “什么?阁下不是陶梦蓉,呵呵,天魔门还真是卧虎藏龙,我竟然不知道天魔门还有一位修为如此之高的女修,敢问仙子到底尊姓大名?”张正道确定对方不是陶梦蓉之后,心中也不禁有些惊讶起来,毕竟天魔门撅起不久,除了林皓明之外,似乎也只有陶梦蓉了,至于秦傲柔这位秦家之女,他以前也见过一次,没想到居然又窜出一个高阶女修来。

    “妾身林燕,如今正是这断崖城执法长老,三位为了什么事情,居然要准备大打出手啊?”林燕问道。

    花颜月一看,来人虽然不是林皓明。但修为也颇为不弱,想来应该也是天魔门举足轻重的人物,加上本来自己这边就有理,于是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林燕其实早就认出张正道来了,毕竟她曾经作为望月夫人的时候,也是水月宗大权在握的人物,一些大宗门的首脑自然也见过不少,此刻在听完花颜月的话之后,立刻盯着张正道,淡淡道:“张道友。据我所知,道友与本门林长老之间是有大仇的,而且我们天魔门不管怎么算都是属于魔门的,道友不嫌弃我们是魔门,来此参加拍卖会吗?还是只单单来看看?”

    “我!”张正道听到这林燕如此询问,一时间也不好回答,因为他知道,若是自己真的答复了,对方只要顺着话说下去。就可以轻易把他拒之门外,这样自己难得一次获取进阶化神宝物的机会也溜走了,毕竟他年纪也不小了,若是百年内再得不到机缘。恐怕这辈子也没有机会了。

    见张正道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林燕只是冷笑一声,跟着道:“断龙城的规矩,交易双方若是出现不公平。欺骗或是故意违约,那么违反一方所用来交易的物品,必须无偿归对方所有。张道友,这里这么多同道在,相信两位仙子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面说谎的,而规矩在此,你看着办吧!”

    事实上,这女人一来,张正道多少有些担心起来,可没想到这女人如此霸道,丝毫不留情面,她这话一出口,几乎等于绝了自己退路,要么丢人现眼的把东西给对方,要么恐怕就要被赶出断龙城了。

    “呵呵……好……非常好!你们天魔门就不怕被我们剿灭吗?”张正道盯着林燕,被逼到绝路上,此时的他若是有可能,甚至都想大开杀戒了。

    “怎么?你想动手?张正道,不是妾身看不起你,你虽然是大圆满修士,但只要一出手,本门林长老立刻就会敢来,到时候恐怕就是你形神俱灭的时候了!”林燕面对张正道故意展露的杀气,反而直接威胁起来。

    张正道也没想到这女人如此霸道,终于这股气势还是在众人都没有料到的情况下瞬间消失了,随后一只小瓶直接飞到了洛惜缘跟前。

    “呵呵,好,既然张某在这里,也的确只能守规矩,这次就当我吃个亏,但张某与魔门依旧誓不两立!”张正道说着场面话,随后也实在呆不下去,一转身,直接离开了这里。

    瞧着他消失,林燕眼中也闪过了一丝不屑。

    张黄河只感到一阵尴尬,同时也有些恼怒这个伪君子,要不是对方修为高深,他也实在不想和这种伪君子打交道了。

    在场其他人则看似都面无表情,就好像刚刚只是看了一场戏一样。

    作为主角的两女,洛惜缘此时倒是主动上前,对这林燕柔声道:“多谢林仙子主持公道了!”

    “洛仙子客气了,本门林长老也一直挂念仙子当年对他的照顾,仙子既然来了,要不要我通知林长老,你们也可以叙叙旧!”林燕面对洛惜缘的时候,立刻也和颜悦色起来,显得十分亲热。

    洛惜缘听了,微微沉思了一下,最终还是微微摇头道:“这事情还是算了吧,如今这么多修士到此,他肯定很忙,我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不打搅她了!”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不过回头若是见到林长老的时候,我还是会把见过你的事情告诉他的!”林燕说道。

    “这个随林仙子了!”对此洛惜缘倒是并不很在意。

    “好了,既然这样,我也还有其它事物,就不多留了,告辞!”林燕见此,也索性告辞离开了。

    见到林燕化为遁光消失,不少人这次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个时候,在场那位天一门长老忽然对张黄河传音道:“黄河兄,若是我的消息没有错的话,这个林燕,似乎也是一两百年前才突然出现在天魔门的,不过那时她修为也不过元婴期四五层的样子,一两百年就到了元婴期九层顶峰,天魔门的人,难道都像林皓明一样,是修炼狂人不成?”

    “哈哈,林皓明是不简单,不过这林燕,恐怕道友看走眼了,老夫有一种秘术,可以探查对方是否夺舍过,刚才我施展了一下,发现此女根本就是一个夺舍重生之人,恐怕修炼之所以这么快,应该是之前就本来是高阶存在了!”张黄河虽然传音笑呵呵的答复了对方,但说话同时,眼中也露出了复杂的神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