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胜从地上爬了起来,低头一看,胸口上出现了一道清晰的掌印,让他全身冰冷。

    对方如果有心杀自己的话,刚才那一掌,就足以取走他的性命。

    “大胆狂徒,居然敢在黄泉营闹事,找死不成!”白凌天指着半空骂道,自己的舅舅是黄泉营总管,地位仅在襄阳王之下,根本不怕惹事。

    “果然是愚蠢之人。”叶尘翻了翻白眼,能够如此轻易打伤白胜,来者肯定也是真道强者,这个白凌天居然指着真道强者的鼻子谩骂,这不是找死么。

    “凌天,不得无礼!”白胜心里头都快要哭死了,要不是看在白凌天是他亲外甥的份上,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

    “不知来者是哪位前辈,在下白胜,如有得罪,还请前辈莫要怪罪。”白胜双手抱拳,眼睛环视一圈,依旧是找寻不到对方的踪影,心里头更是不敢怠慢。

    “黄泉营是培养天才的地方,不是你白胜的天下,以后你要是敢动叶尘一根汗毛,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声音再度传出,旋即一道狂风扫过,那股气势霎时消失,让人再也无法感觉到。

    好恐怖的实力。

    众人心脏不断抽搐,来无影去无踪,这才是真正的强者手段。

    “能够自由进出黄泉营,必定是我们黄泉营之人,真没想到,在总管之上,还有这么一尊绝世强者。”有人低声议论道。

    “我听说黄泉营有四大守护者,难道这位高人正是其中一人?”

    听罢,叶尘猛地想到了在悬崖上的话,心头一笑,来者应该是那位旬老了。

    “总管大人,这件事,你还要继续追究么?”叶尘一转头,脸上笑意漫然,当然,这股微笑在别人的眼中,无异于嘲讽和讥笑。

    白胜真恨不得把叶尘活撕了,但一想到他身后的强者,心头一紧,强拉出一个笑脸:“这件事还有很多疑点,暂时先不追究你的过错,你走吧。”

    哗!

    人群一阵骚动。

    白胜服软了,难道这个叶尘的后台就是传说中的黄泉营守护者?

    “既然总管都说了,那我也就不追究了。”白胜心头大石才刚刚放下,叶尘的一下句话,顿时让他一个激灵,叶尘冷笑道:“这件事我没有过错,却被白凌天和冷银月无故冤枉了,这口气我怎么都咽不下,我要的也不多,三十枚破军丹即可”

    叶尘咬字极重,所有人都听到了其中的含义。

    “三十枚破军丹?你干嘛不去抢!叶尘,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别以为我舅舅真不敢动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白凌天怎么说也不能丢了面子,不然以后他还怎么在黄泉营混下去。

    “那你可以让你舅舅碰我一根汗毛试试。”叶尘双手环抱于胸,略带调戏的目光落在白胜的身上。

    “三十枚破军丹不多,你拿去吧。”白胜出声制止两人的争吵,手一甩,一个玉瓶落在叶尘的手上,不多不少,正好有三十枚破军丹。

    “舅舅,你这不是助长了他的威风吗?”白凌天一说话,就感觉到了白胜身上的怒意,立刻闭上了嘴巴,阴沉无比地瞪着叶尘。

    白胜的脸色由青变红,再由红变得铁青色,整个身体都颤抖不已,他身为黄泉营总管,连襄阳王都要给几分薄面,今天被一个新兵盘剥,真是奇耻大辱。

    “呵呵,还是总管大人有自知之明,白凌天,我劝你最好还是别来惹我,不然,你的下场会比冷银月惨十倍。”叶尘眼睛扫过面前的三人,衣袖一甩,大步走出了管事楼,步伐轻盈潇洒,衣袍翻卷,充满了俊逸之色,让众人一时看呆。

    围观的众人也纷纷散去,目光落在白胜身上的时候,不再是敬畏,而是带着一丝丝的鄙视和不屑,欺软怕硬,还被叶尘盘剥了三十枚破军丹,真是丢脸丢到家里头去了。

    “舅舅,这个”白凌天刚说话,就被白胜打断了,他面沉如水,咬牙道:“这个叶尘一定不能留着,否则我们永无出头之日!”

    一处山涧深处,叶尘盘膝而坐,元力在体内进进出出,不断渗入叶尘的身体中,淬炼体魄,壮大元海,缓慢增强着实力。

    武道九重,最重要的还是增强体质,叶尘牢牢记住这句话,不断打熬身体,让肉身变得更加完美,无坚不摧。

    经过管事楼一事,叶尘迫切的需要实力,需要变得更加强大,早日突破武道桎梏,踏入真道境界,唯有进入那个层次,才能够拥有真正的实力,得到别人的敬畏。

    除此之外,唯有进入真道境界,叶尘才能够开启第四枚图腾,得到新的武典和神通,并且真正开启上古元阵。

    上古元阵可是连吴阵子都视为瑰宝的存在,是元阵之始祖,威力肯定惊人无比。

    光是这么一想,叶尘心头就一阵火热。

    因此,叶尘在高银伤势好了之后,就独自进入山涧,找到了这块隐蔽之地,希望能够有所精进,再次突破。

    一番修炼后,叶尘拿出一个玉瓶,里面有三十枚破军丹,加上前段时间自己积累的,总计有五十枚破军丹。

    别人服用破军丹,都是三天服用一次,小心翼翼,否则破军丹里面的煞气太浓,反而会麻痹神智,带来无可挽回的伤害。

    但叶尘有天马图腾,煞气根本无法伤害他,所以也就没有担心这一说法。

    咕噜!

    五十枚破军丹塞进口中,瞬间化为狂暴的药力,在身体内不断地窜行,简直如狼似虎,换做是成人,当场就要昏死过去。

    叶尘催动天马图腾,将那些煞气都吸收入内,其余的药力被每一块血肉吸收,根本没有一分一毫的浪费,物尽其用。

    过了半个时辰后,药力逐渐消散,叶尘猛地睁开双眼,一道血红之色在眼瞳内蔓延,但很快,血红之色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宛若古井那般的墨色眼眸。

    “奇怪了,怎么修为没有半点增加?”

    叶尘突然感觉到奇怪,当初服用两枚破军丹,自己的修为暴涨了许多,这次服用了五十枚,按道理来说,应该会突飞猛进,怎么现在没有半点反应?

    细细望去,叶尘顿时明白了。

    那些煞气并没有被天马图腾吞噬,而是全都融入了金色血珠里头,原本只有绿豆大小的金色血珠,现在有拇指大小,金芒四溢,似乎带着某种玄妙的波动。

    叶尘不禁有点失落,破军丹得来不易,居然全都被这金色血珠吸收了,也不知道金色血珠是什么东西,倘若无用,岂不是亏大了?

    这当叶尘苦恼之时,高银的身影出现在了视野中,他神色急促,似乎遇到了什么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