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昊穹带着叶尘来到一片宽阔的石林之地,到处都是巨大的石块,围成一片,堆积成山,而在那片空地之上,摆放着一些石桌石椅。

    不过让叶尘感觉奇怪的是,这些石桌石椅上,都是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仿佛是许久没有人来过此地。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随我进入山洞之后,你自然就会得到回答。”

    华昊穹淡淡道了一句,带着叶尘朝着那巨石堆砌而成的石洞走去。

    刚走入石洞,叶尘就感觉一股巍峨气息扑面而来,两旁山壁之上,刻着无数繁杂的图纹,在石洞尽头处,竟是有着一座宫殿,耸立在了那里。

    “羽化宫?”

    望向宫殿的上方,正雕刻着几个古体大字,字形修长,铁画银钩,光是这般望去,就可以感觉到书写之人的那种傲然铁骨。

    “来了?”

    一道声音响起,苏妙月从宫殿内走了出来。

    她与华昊穹相视一眼,随即,将目光同时看向叶尘,沉默不语。

    “你们带我来这里,到底是作何意思?”叶尘看着眼前两人,忍不住问了一声。

    “你是否还记得九幻鱼龙图?”苏妙月并没有回答,反而是出声问道,让叶尘的目光更是疑惑,直然点了点头:“记得。”

    “九幻鱼龙图,乃是可以检验灵魂力量的特殊灵宝,但凡能够引来它共鸣之人,日后必当有大成就,而你叶尘,不但引来九幻鱼龙图的共鸣,还能够利用体内的灵魂力量,将其彻底摧毁,你的灵魂力量很强,悟性也极高。”

    说话的是华昊穹,他凝视着叶尘,直然道:“在九羽塔前,我曾问你是否突破到元罡境,因为我从你身上感觉到了顿悟的气息。”

    华昊穹的双眼仿佛看穿一切,让叶尘无所遁形。

    “那又如何?”叶尘眉头皱紧。

    “顿悟,乃是天人合一之象,极为罕见,在顿悟过程中,你的灵魂力量会得到极大的提升,你本来就拥有强大的灵魂力量,经顿悟之后,就相当于是拥有开启这座金山的钥匙。”

    “现在的你,修为仅仅达到元罡境,却能够运用灵魂力量,此等天赋,乃是千年不遇,以至于九羽凰都对你产生了吞食之念。”华昊穹抬起头,让叶尘目光一凝。

    “九羽凰?”叶尘心头一颤,那双金色眼眸的主人,居然是羽化宗的护宗灵兽。

    “九羽凰乃是羽化宗的护宗灵兽,它盘踞在九羽塔第十层,为九羽塔提供白色雾气,提升羽化宗弟子的修炼速度,那它为何会对我产生吞食之念?”叶尘开口说道,华昊穹看着他,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淡淡摇头。

    “你真的认为,九羽凰是羽化宗的护宗灵兽?”

    华昊穹冷冷的一句话,顿时让叶尘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你这话什么意思?”

    九羽凰盘踞在九羽塔第十层,而九羽塔是羽化宗的宗门重地,每日都有无数宗门弟子在九羽塔内闭关修炼。

    若九羽凰是友,倒也罢了。

    倘若九羽凰是敌,那华昊穹他们竟是将如此恐怖的敌人,关押在九羽塔内,这不是拿所有宗门弟子的性命开玩笑吗?

    他们这样做,根本就是视人命如草芥。

    “叶尘,你暂且冷静点。”苏妙月感受到叶尘的怒意,立刻出声安抚道。

    华昊穹也是长长地叹了口气,解释道:“九羽凰,乃是上古凶物,十五年前,我们发现它被冰封在山脉之中,便是想要将其慢慢驯服,让其成为羽化宗的护宗灵兽。”

    “刚开始,我们的确是很顺利,那九羽凰也愿意臣服我们,然而,就在九羽凰破冰而出之时,它违背了承诺,突然朝我们发起攻击,大开杀戒。”

    言及于此,华昊穹的目光闪烁出阵阵红芒,似乎在释放着自己的压抑,整个石洞都是颤抖了一下,不过片刻便又平静了下,就如华昊穹的声音一样,转为平静。

    “那场大战持续了三天三夜,最后,羽化宗损伤近百名内门长老,弟子更是死伤无数,就连萧尘心的魂魄,都被九羽凰一口吞下,成了无魂无魄的活死人。”

    萧尘心?

    叶尘一愣,萧尘心乃是羽化宗宗主,他竟是在十五年前的大战中,被九羽凰吞去了魂魄,难怪他从未在羽化宗内看到过萧尘心的行踪。

    “九羽凰吞食萧尘心的魂魄之后,本身也是遭到了重创,我们一行人将其压入地底,并且建造了九羽塔,一来,九羽塔蕴含封印元阵,可镇压九羽凰的凶戾,二来,我们想从九羽凰体内取出萧尘心的魂魄,让他重获新生。”

    听到苏妙月的话,叶尘也是豁然开朗。

    他也曾听说过羽化宗十五年前的剧变,当初众多势力围攻羽化宗,险些让羽化宗化为一片废墟,原来,那些势力都知晓萧尘心的魂魄被九羽凰吞食,想要趁火打劫一番。

    岂料,华昊穹横空出世,一柄血剑,斩杀无数强者,威震皇城的同时,也是成为羽化宗的副宗主,日夜守护羽化宗的安危。

    叶尘知道自己错怪了华昊穹,目光略带歉意地望了过去,问道:“那当初内门选拔之时,那九羽凰又是怎么回事?”

    当初内门选拔,九羽凰出现在武道广场之内,此事所有人都看在眼中,亲眼目睹。

    “那只是一个幌子,为的就是震慑其他势力,真正的九羽凰,在九羽塔内关押了十五年,若非你进入顿悟之中,逸散出一丝灵魂力量,它或许还会继续沉睡下去。”苏妙月无奈道,她万万没想到,叶尘刚踏入元罡境,就能够运用灵魂之力,此等天赋,实在太妖孽了。

    “如今九羽凰再次苏醒,以它的狡诈性格,自然不愿被关押在九羽塔内,它会不断地冲击封印,寻求破塔而出的机会,而这段时间,是九羽凰最虚弱的时候,也是我们能够取出萧尘心魂魄的最好时机。”

    华昊穹的话,让叶尘陷入了沉默之中,过了没多久,他问道:“那按照你们推测,进入九羽塔第十层,从九羽凰体内取出萧尘心魂魄的人,应该是我吧?”

    “没错,你修为不高,却能够运用灵魂之力,可以很好的躲避九羽凰的感知,能够完成此重任之人,为你叶尘莫属。”华昊穹凝视着叶尘的双眼,语气,很是笃定。

    叶尘沉默了。

    华昊穹他们,将这些秘密都告诉了他,也意味着他们将振兴羽化宗的重担,完完全全的交到了他的身上。

    这种感觉,很无奈,但也不容他拒绝。

    因为,让九羽凰苏醒之人。

    是他,不是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