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拥有聚集之意。

    合阵之内,既拥有杀阵的凶险,防阵的浑厚,也有幻阵的鬼神莫测,一旦布置开来,就宛若是一座堡垒那般,能攻能守,极为霸道。

    叶尘他从不会去轻视任何一座元阵,更不会去轻视一座合阵。

    一旦有所疏忽,那么等待着他的,将会是死亡。

    这绝非耸人听闻。

    咻咻!

    又是两道尖利的破空之音传来,杀意肆虐。

    叶尘站在原地,双目闭合,耳朵动了动,感受着破空之音的位置,旋即他的手掌猛然拍动,将那两道射来的流光拍飞出去。

    “白骨?”

    当看清这暗器之时,叶尘也是微微愣神,此地,怎么会突然出现白骨?

    咻咻!

    刺耳的破空之音,从叶尘的头顶上空传来,脚步挪移,叶尘立刻避让开来,轰隆一阵巨响,地面崩裂,直然落下了一根森然白骨。

    “若是被这白骨击中,纵使是我现在的**力量,也要当场重伤。”

    叶尘的目光彻底僵硬在原地,这白骨暗器的威力非比寻常,且配合无间,退一步,杀意肆虐,进一步,凶威滔天,若是不动,又会被幻境所迷惑。

    此地,极为恐怖。

    “这里是羽化禁地,也是祖师专门传承而下的重要之地,倘若它真的只是作为墓地,为什么要布下这么一座合阵?”

    将死之人,方才会进入此地。

    既然寿命都走到了尽头,那么这座合阵的出现,就有些多余了。

    叶尘不相信祖师会做出如此无聊的事情,目光中紫芒闪烁,踏出一步,那笼罩在阴暗中的混沌,皆是被层层试穿,露出了一片青石大道。

    没有犹豫,叶尘脚步踩下,无比的坚毅,没有半点迷茫。

    咻咻咻咻!

    不断有破空之音传来,铺天盖地,从混沌中刺向叶尘,比之刚才,似乎是散发出一股阴寒之气,让空气结出无数冰屑。

    “给我滚开”

    叶尘双手张开,无数阵纹浮上半空,数目之多,竟是冲破了千数。

    踏入真道四重天之后,叶尘在领悟了《子午磨魂诀》的同时,也是衍生出一丝灵魂力量,这一丝看似微弱,却是对元阵一道,有着巨大的帮助。

    现在的他,不单是成功踏入四级元阵师行列,还能够轻松控制千道阵纹,一个眼神,就足以完成一座元阵,可谓是真正的瞬息而成,眨眼便至。

    “《天湮灭灵阵》”

    随着心中的一声低喝声,叶尘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霸道无比的气息,一道道阵纹撕裂空气,仿佛宝剑那般锋利,那些白骨直接被阵纹撕裂,湮灭成粉,难以靠近叶尘半尺。

    “呼!”

    长长的松了口气,叶尘随意的扫了一眼周围,突然间,一股诡异的气息传来,他抬起脑袋,朝着前方望去。

    在阴暗混沌之中,一尊巍峨庞大的白骨之躯坐落在那,不动,却如山,仿佛万丈山岳那般,让人心生生出顶礼膜拜之意,神圣无比。

    “怎么回事?”

    叶尘的心脏狠狠抽搐了一下,那白骨,似乎是幻境,又如同真实,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但那股深入心神的阴寒之意,却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圣人法身!”

    叶尘喃喃低语,那强者的传承记忆中曾经提到,但凡是踏入圣道境界之人,都会得到天地的洗礼,淬炼**,蜕变魂魄,从而形成圣人法身。

    但让叶尘疑惑不解的是,他也曾接触过段重虞,圣人法身虽然玄妙,但也远远达不到震撼心灵的程度,更何况,叶尘所接触的,仅仅是一尊白骨。

    白骨就如此强悍,若是圣人再世,岂非一个眼神,就足以让叶尘粉身碎骨。

    在叶尘疑惑之时,微风轻拂,那尊神秘白骨再一次出现在叶尘的眼前,这一次,白骨距离得更近了,他仿佛看到在白骨上,有着一道道玄妙的纹路,连接白骨的每一处,密密麻麻,拥有这玄妙气息。

    “那股阴寒之意,似乎就是从这纹路中散发出来的。”

    叶尘的心战栗了下,白骨凝纹路,这定然不可能是后人而为之,难道这就是祖师的传承衣钵,羽化禁地最大的宝藏?

    咻一声!

    那尊神秘白骨再次消失,叶尘的双眸中,不断地闪烁出震惊之意,这传承衣钵到底是什么意思?藏宝图?功武学?还是说某种玄又其玄功法?

    叶尘抬起头,低喝一声,紫芒闪烁,那尊神秘白骨再次浮现。

    这次,它几乎贴近在叶尘的眼前,每一寸纹路,是那么的清晰,叶尘感觉自己好像是坠入了无尽深渊,在那一道道脉络中穿行着,仿佛要沦陷进去。

    一股上古杀意,从叶尘的体内突然爆发开来,化作一片血色光罩,将叶尘的身体包裹入内,然而,那血色光罩刚出现,便是悉数崩裂摧毁。

    白骨,依旧是白骨。

    那股渗人冷意,就是那般阴森。

    但叶尘,却是陷入了昏迷之中,他的身体之上,一切真元正沿着一种奇特的轨迹脉络流动着,他整个身体的骨骼都在发出闷响之声,血肉颤抖,看上去尤为恐怖。

    而这样的过程,似乎永无止境,在叶尘的身上,一股宛若温玉那般的光泽浮现,那光泽越发清晰,最后化为一片迷蒙之光。

    倘若叶尘此时睁开眼睛,他会震惊的发现,这股迷蒙之光,居然跟那尊神秘白骨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有着惊人的相似。

    “咔嚓!”

    突然间,一道清脆响声传了出来,只见叶尘的双手,竟是突然炸裂开来,露出了那森然白骨,白骨微微颤抖,一道玄妙的脉络附着其上,而后,血肉愈合,瞬息恢复平常。

    如此一幕,并未就此结束。

    从手掌之后,叶尘的全身,每一寸肌肤,每一根白骨,都在重复着这样的行为。

    裂血肉,碎白骨。

    这个过程充满了痛苦,然而叶尘,他依旧咬牙坚持着,只因在他的脑海中,不但有一个声音响起,让他坚持,让他放弃。

    这是直觉,直觉在指引着叶尘前进,让他用大毅力,去征服眼前的困苦。

    那迷蒙之光,在此时变得越来越强盛,叶尘全身的骨骼如同重铸那般,带上了一层瓦白之色,偶尔有一缕阴冷寒芒掠过,让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尤为妖异。

    但叶尘的面庞依旧充满了痛苦,他嘶吼了一声,骨骼上的迷蒙之光,突然化为一道道清晰纹路,彻彻底底烙印在白骨之上。

    一股阴冷之气冲天而起,将那虚空中的那尊神秘白骨束缚住,旋即,光华不断闪烁,那尊神秘白骨之上的纹路,竟是化为一道道流光,直接和叶尘骨骼中的纹路重合,完完全全的融为了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