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半空之中,那神武麒麟散发出滚滚凶威,冲天而起,仿佛能够遮蔽天地,一道道杀意,凝聚成丝,给人予一种不可战胜之感。

    忽然地,虚空中掠过一道寒芒。

    寒芒如若流光,闪纵即逝,所带的幽冥之气,哪怕是杀意都能够冻结,百米虚空,竟是划出了一道绚烂的永冻寒霜。

    “好恐怖的箭矢!”

    人群的眼眸僵硬在了那里,刘天誉的眼眸颤抖了一下,双手操纵真元麒麟,真道八重天后期的修为彻底的释放,没有半点留手,从真元麒麟的身上,一道道五彩光华冲天,径直喷涌出霸道流光。

    嗡嗡!

    没有恐怖的碰撞,唯有细微的冻结之音,在幽冥箭矢的掠动之下,五彩流光结成寒霜,两者同时湮灭,彻底化为漫天的元力碎片。

    这一刻,刘天誉瞪大了眼睛,浑身无比的疯狂冷冽,这一箭,居然挡下了他的攻击,未能给叶尘带来一丝一毫的伤寒,简直岂有此理。

    “这就是你的实力?”叶尘的面色有些许苍白,即便如此,他依旧是悬浮在虚空当中,背脊挺直,如若傲世战神,不惧一切阻难。

    “找死!”

    一股怒吼之音传出,真元麒麟上面的光彩越发浓厚,一踏而出,整个天地似乎都在颤抖。

    麒麟踏天!

    只见那刘天誉全身的青筋爆出,真元暴涌而出,面容之上,流露出一股难以想象的癫狂,他根本没想到,叶尘居然能逼迫他到这种程度。

    但正因如此,他的心中,也是生出一个强烈的念头:一定要杀了叶尘。

    真元麒麟的四蹄踏动,整个天空似乎压迫下来,叶尘的身体,毫无征兆地颤抖了一下,嘴角处,一丝殷红鲜血,就这般流淌而下。

    “下一次,要你性命!”

    刘天誉嘴角一抽,手掌接连拍出,那真元麒麟的四蹄不断踏动,一股股玄妙的震动之音扩散开去,笼罩整个武道擂台。

    “要我命?你恐怕没那个本事。”叶尘的眼眸投向远处半空的那道身影,眼眸中闪过一道冷漠之音。

    在他的身体周围,无数真元已然凝聚成型,伴随着一声低喝,无数的阵纹掠上高空,如若是陨光群落那般,甚是绚烂。

    “这数目已达千数,莫非叶尘已经是四级元阵师了?”

    人群的瞳孔不断地放大,叶尘,除了实力强悍,箭术无双之外,居然在元阵一道也是有着如此恐怖的成就。

    十七岁的四级元阵师,就算是以元阵立宗的天元宗,恐怕也不具备这样的天才吧?

    “《天湮灭灵阵》”

    伴随着心中的一声轻喝,一座巍峨元阵在半空中瞬间凝聚成形。

    刹那间——

    天空被乌云所覆盖,一道道刺眼光芒掠过,如剑,若刀,锋利无比,带起一阵狂风呼啸之音,疯狂地朝刘天誉杀去。

    刘天誉见状,目光也是微微一凝,手掌拍动,那真元麒麟的身躯倏然扩大几倍,那刺眼光芒拍打在麒麟身上,连鳞甲都未曾撕裂。

    “雕虫小技,也敢在这里丢人现眼。”

    瞥了一眼天空上的元阵,刘天誉目带不屑,这让叶尘脸上的笑意更浓,手印一点,嘴角浮起一抹玩味之色,淡淡道:“哦?是吗?”

    话音落下,那光芒突然变得无比狂暴,整个天空,被那无穷无尽的光芒所照亮,让无数人都不得不别过脑袋,不敢正眼直视。

    轰隆隆的声音不断传出,在那无穷尽的光芒轰炸之下,真元麒麟发出一阵哀嚎,身上处,鳞甲碎裂,竟是开始渗透出丝丝鲜血。

    看到这一幕,刘天誉整张脸都变得无比难看,他刚刚才说叶尘的阵法是雕虫小技,下一瞬,那阵法却是击伤了真元麒麟。

    这一巴掌,扇在他脸上,很疼,很丢脸。

    “给我滚开!”

    身体内爆发出滚滚真元,刘天誉仰天怒吼一声,无数兽影纷纷掠出,数目可达千百,竟是让《天湮灭灵阵》开始颤抖起来,蔓延出一道道裂痕。

    刘天誉嗤笑道:“待我破了你的阵法,看你还有什么花招。”

    兽影变得越发狂暴,眼看着《天湮灭灵阵》就要碎裂的一瞬间,刘天誉突然感觉迎面吹来一股瘆人的寒风。

    他猛地凝视前方,一股阴冷的黑雾,以一种诡异的速度飘来,在那黑雾之中,一道十字血芒,如若野兽那般张开了锋利獠牙,朝他刺杀而来。

    “想伤我?你太天真了。”刘天誉摇了摇头,目光一颤,那真元麒麟立刻掠回他的身躯,化为一套无比霸道的铠甲。

    这就是《麒麟法身》最为霸道的地方,能攻能守,能外能内,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缺点,让敌人难以针对。

    视野之中,那十字血芒,越发地靠近了,刘天誉几乎可以感觉到那股黑雾中的阴冷。

    咻一声!

    血芒陡然掠过,刘天誉脸上的冷笑,突然变得僵硬,他的眼瞳在此时扩大,身后之处,那黑雾再次凝聚,血芒闪烁,依旧是那般阴冷,那般狰狞。

    “不!”

    一道哀嚎声突然传了出来,声音的主人,正是那刘云龙。

    此时,他睁大了眼睛,满是恐惧地看着那道袭来的十字血芒,恐惧,震惊,后悔,无数的念头涌上心头。

    但即便如此,他也改变不了他的命运。

    正如叶尘之前所说,当初他屠杀黄泉营三千弟子之时,死亡的镰刀,就已经架在了他的脖颈上,他注定了要死于叶尘的手下。

    “到了九泉之下,再为你犯下的罪孽慢慢忏悔吧。”

    叶尘的话,回荡在虚空当中,是那么的震撼人心,同时又像是一道神圣的宣判之音。

    噗!

    一道血箭冲天,刘云龙和叶尘相交而过。

    前者,胸膛上出现了一道十字血痕,他的生机不断地消散,最后,尸体无力地落在地上,鲜血,染红了整一片地面。

    而叶尘,他的身体半跪在地面上,双手撑着地面,因为大量的消耗,正不断地喘着粗气,但他的眼神,依旧是那般平静,冷漠。

    人群望着此情此景,早已是忘记了呼吸。

    “我叶尘要杀人,无人能拦!”

    这句话,仿佛在此时再次响了起来,不再令人嗤笑,更无人胆敢嗤笑。

    叶尘,他做到了。

    他竟然当着万兽宗一众弟子的面,更当着刘天誉的面,杀了刘云龙,丝毫没有犹豫。

    所有人都感觉要疯了,为这样的言行而疯狂。

    刘天誉看着地面上那具尸体,整张脸都变得无比惨白,呼吸,变得极为急促,那一双眼眸更是吞吐出无尽的杀意。

    可正待他要出手的一瞬间,一道血芒,突然从天空而过,阵阵空冥的剑吟声响起,如泣如诉,仿佛具有一股诡异的玄妙之力,让人心生颤抖之音。

    在叶尘的面前,华昊穹,提着他那柄血色长剑,就这样昂然站立着。

    人不动,剑已低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