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峻高峰之上,乌云飘荡,狂风呼啸,整片天地都显得极为压抑,如若暴风雨前夕那般。

    咻!

    乌云裂开,一道巨大水幕缓缓浮现出来。

    几道身影从水幕内掠出,一闪之下,便是呼啸而过,速度之快,将天空上的乌云都活生生的撕裂开一道道裂痕。

    “这便是月华大陆?”

    叶尘落在巨石上,目光扫过,细细观察着周围。

    若是论地势,这里跟寻常山脉没有差异,然而,此处的天地元气却尤为狂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炽热气息,让他们的元海开始躁动起来。

    目光朝侧方望去,在那里,有着一片巨大的深坑,好像是被陨石砸落那般,蔓延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痕,长度足有千米。

    周围的一些高峰,也是悉数崩裂,落石无数,方圆千米之内,都感觉不到生灵的气息。

    “看来这里就是围剿之地了。”吴子川的面色凝重,在这些深坑之内,他找到了一些残缺的尸体,全都是羽化宗的天才高手。

    “这些畜生!”

    林观棋怒声呵斥,这些羽化宗弟子的死状极为凄惨,显然是重伤之后,还遭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虐杀,万兽宗之人,冷血无情,根本与禽兽无异。

    “此战过后,蓝羽他们应该受了重伤,要想保住性命,就必须借助山脉的复杂地形,才能够跟万兽宗那些家伙纠缠,这里是山脉的入口处,我们一定要小心。”

    吴子川出声提醒道,随后他手掌一挥,身形率先朝着山脉深处暴掠而去,在后方,叶尘和林观棋也是紧跟而上,显得极为谨慎。

    此次,他们所面对的对手,不单单是万兽宗,还有众多奇异种族之人,这些人对这座山脉极为熟悉,若是有丝毫马虎,说不定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必死之境。

    山脉深处。

    有着一股浓厚烟雾,在此时缓缓升起,这股烟雾经久不散,仿佛是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横穿整座山脉,令人难以看清虚实。

    一些实力弱小的灵兽,刚刚踏入烟雾之中,便是立刻迷失了方向,不过片刻时候,它们便是气绝身亡,口鼻流出恶臭黑血。

    这烟雾不但能够遮蔽视线,还蕴含着剧毒,足以毒杀灵兽。

    而在此时,一处山峰上,却是有着十几道身影站立于此,这十几人身上皆是散发出浓浓的煞气,竟全都是踏入元罡境的超级高手。

    在最前方,站立着一名黑袍男子,他背负长枪,全身散发出炙热气息,在他衣物的胸口之处,绣着一头狰狞的异兽图纹。

    此人正是胡阳铁,同时也是此次围剿行动的最高指挥人。

    “启禀长老,我们已经探查清楚,那蓝羽与柳慕云等人,就躲在一处山谷内疗伤,只要我们全力出手,他们必死无疑。”

    在胡阳铁身旁,一名万兽宗弟子低声说道,在这片山峰周围,还有着三十余名万兽宗弟子,他们极为擅长隐匿之术,令人难以察觉。

    胡阳铁闻言,冷冷一笑,说道:“距离蓝羽发出求救信号,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我想羽化宗的救援队伍,应该也快到了。”

    “经过这两次围剿,羽化宗稍微有点实力的天才,都已经死在我们手下,那救援队伍,也就是一些虾兵蟹将,能有什么作为?”

    一名身穿灰袍的男子冷笑道,他的眼眸深处,闪烁着阴冷和凶残,全身笼罩在一片沙尘之中,令那毒雾无法进入他周身三米范围。

    此人正是慕雷,懂得掌控天地沙尘之术。

    “话虽如此,但我们也不能大意。”胡阳铁目光微微一凝,低声道:“羽化宗内,现在还有两名天才,一人唤作林观棋,名列十大公子,实力高深莫测,如今修为已达真道八重天,而另一人,则唤作叶尘,此人天赋极高,以真道四重天修为,却能够搏杀真道六重天高手。”

    “哦?”

    一旁,一名**上身的魁梧大汉,缓步走了过来,嘴角浮现出一抹玩味之笑,开口说道:“真道四重天实力,却能够搏杀真道六重天的高手,这个叶尘,倒是有几分意思,他的命,我鬼龙要定了!”

    “鬼龙,你莫要小看此人,否则,你一定会吃大亏。”胡阳铁叮嘱道。

    “我鬼龙要杀之人,自当会全力以赴,你就莫要操这份心。”那鬼龙眼眸一瞪,全身弥漫出一股浓厚煞气,杀意逼人。

    “至于那林观棋,就由冷落雪你来抵挡。”胡阳铁看向了树林之上的负刀青年。

    然而,那冷落雪并未回答,缓缓收回目光,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树林之内,那恐怖的烟雾,在他的眼中,仿佛是轻烟那般,根本不惧威胁。

    “这个冷落雪还真是高傲。”

    看着冷落雪离去的背影,鬼龙露出了鄙视之色,话音才刚落下,忽地,一道阴冷的刀芒,从密林中横扫而来。

    那是冷落雪的刀芒。

    刀芒掠过,那鬼龙整个身体变得无比僵硬,他的脖颈上,出现了一道血痕,鲜血不断从血痕内流出,深可见骨。

    若是这一刀的角度偏移几分,或许,鬼龙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你若再说一句,下一次,我会要了你的狗命。”

    冰冷的声音,缓缓传来,那鬼龙满脸涨红,却是不敢再发出一道声音,冷落雪的实力,足以轻易将其斩杀。

    胡阳铁摇了摇头,对着侧方道了一句:“唐归心,你准备得如何?”

    刹那间,一名身穿黑色长袍,后背却长有一双羽翼的俊逸青年,缓缓地从密林中走了出来,不过他的双目闪烁着阴森森的寒芒,犹如是隐藏在暗处的毒蛇。

    那唐归心闻言,笑着道:“如今整座山脉,都被我布下了幻阵,配上这无孔不入的毒雾,一旦迷失了方位,就算是混元境强者,也要栽在这里。”

    “那就好。”胡阳铁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极度阴冷笑容。

    “既然万事俱备,那我们不如先行将柳慕云和蓝羽抓住,一来可以打发无聊时间,二来我也想看看传说中的月神族,到底有什么本事。”慕雷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杀意毕露。

    “慢!”

    胡阳铁立刻伸手阻拦,凝重道:“我们先行将救援队伍击杀,待羽化宗彻底放弃抵抗后,再动手活捉柳慕云也不迟,此人乃是月神族的重要人物,同时也是此次围剿的关键所在,必须万无一失。”

    “明明是唾手可得的胜利,却非要拖上几个月时间,你们人类还真是拖泥带水。”鬼龙翻了翻白眼,身形一掠,消失在密林之中。

    拖泥带水?

    胡阳铁心中冷笑,这个鬼龙终究是孤陋寡闻,月神族乃是神族之一,而那柳慕云在月神族的身份更是超然。

    如果此事处理不当,一旦惹来月神族的怒火,莫说是万兽宗,恐怕整个秦武皇朝都会彻底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