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元绽放,弥漫于天际,城墙之下,那颤抖的兵刃终究没有挥出,缓缓的放了下来,皆是抬起头,仰望着眼前这名少年。

    狂人叶尘之名。

    对羽化宗弟子来说绝不陌生,他,入宗仅仅半年,战强者,杀望族,以一己之力败走万兽宗,可谓是传奇般的人物。

    此刻,他难道要率领众人,杀入皇城,再谱写一段辉煌篇章吗?

    “诸位,还请你们都放下兵刃。”

    叶尘开口说道,倘若双方爆发纷争,势必会是一场死战,围攻皇城,那是必死之罪,哪怕最后他们能够救出羽化宗,随后也会遭受无穷无尽的追杀。

    “叶尘,如今宗门惨遭围攻,我们必须杀进去,这样才有活路,才能保住一脉香火。”

    一名中年男子站了出来,他挥动着手中的重锤,眼眸中闪烁着阴冷之意。

    他话音落下,周围的十余名男子,也是爆发出了阵阵吼声,身上的真元开始绽放,竟是开始施展出各式武学。

    轰!

    突然地,一道霸道拳锋,毫无征兆的轰击过去。

    地面炸裂出一道深坑,刚才那出声叫嚣的几名弟子,全都倒在了地上,脑袋一歪,身上不断喷涌出鲜血,当场惨死。

    “谁敢再说半句,我必杀之。”

    叶尘身上萦绕着滚滚真元,那阴冷的眼神,让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寒气,狂人叶尘,说杀就杀,如同传闻那般张狂。

    “叶尘,虽说你是羽化宗的新晋天才,但你直接出手杀害同门,未免也有些草率了吧,众心纷乱,等会如何营救宗门?”为首的羽化宗长老目光有些不喜。

    “长老,围攻一事,我觉得多有蹊跷,很有可能有万兽宗的暗子在妖言惑众,企图让羽化宗落入困境之中,还请你多加三思,莫要中了他人的奸计。”

    叶尘目光扫过众人,旋即走到城墙之下,朗声道:“古语言,皇朝不落,城门不封,你们率属于何人的军队,竟敢私自封城门,眼中还有没有王法?”

    果然,听到叶尘的话,城墙上的御林军都露出了迟疑之色,手中的长弓也是放了下来,这一幕,让韩白麟的脸色变得阴沉,冷冷的盯着下方的身影。

    “叶尘!”

    嘴中吐出一道冰冷的字音,韩白麟站起身子,怒喝道:“因为羽化宗的缘故,使得柳慕云惨死于兽潮之中,惹来月神族之大怒,羽化宗不除,就犹如害群之马,势必会涂炭生灵,封城门,是二皇子亲自下达的懿旨,此乃王法!”

    说话之时,身旁的林轩再次伸出手臂,喝道:“全军准备,立即射杀反贼!”

    叶尘眼眸一愣,射杀反贼?

    御林军,还真是方寒身边最忠实的走狗,视方寒的话语为王法,他说杀,就杀,他说谁是反贼,谁就是反贼,如此横行霸道,简直就是草菅人命。

    “柳慕云在此,谁敢放箭?”

    一道流光掠过,柳慕云出现在虚空之中,让人群的眼眸凝固。

    柳慕云?

    韩白麟的目光也是一凝,眼角不断颤抖起来,叶尘不死,倒也罢了,如今连柳慕云都完好无损的出现在此地,事情怎么会发展都这种境地?

    想到这一点,韩白麟转头望了眼,如今时辰未到,围攻还未正式开始,倘若自己大开城门,让这些人都进入城内,那么,苦苦经营的围攻计划将会功亏一篑。

    但他能不开城门吗?

    封城门,是为了彻底困死羽化宗,只因他们害死了柳慕云,惹来了月神族的怒火,要悉数捉拿,让他们用生命去平息月神族之怒。

    现在,柳慕云没死,月神族自然不会因此动怒,那么何来围攻之说?何来以死谢罪?

    “韩将军,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就在这个时候,林轩的话音响了起来,在他耳边低声道:“柳慕云已经死在了兽潮之中,此事早已传遍整个秦武皇朝,眼前这名女子,绝不是柳慕云,她是叛徒,企图混淆视听。”

    “但她的的确确就是柳慕云。”韩白麟疑惑的转过头,却听到林轩继续道:“您是御林军统帅,您说不是,她就不是,一个死人,根本没有人会在意。”

    “嗯?”

    韩白麟心头猛然颤抖,眼中的疑惑之色,慢慢转变成冰冷和狰狞。

    “放箭!”

    手掌猛然一挥,目光无比阴沉。

    军令如山,听到韩白麟的命令,顿时他身后的军士纷纷举起弓弩,瞄准了叶尘和柳慕云,弓弦拉紧,散发出肃杀之气。

    咻咻咻!

    有几道箭矢掠空,爆发出破空之音,叶尘面色阴冷,身体岿然不动,双手握紧,连续几拳轰出,顿时将箭矢轰成粉碎。

    “韩白麟,你好大的胆子,胆敢射杀月神族之人,你这是企图惹来月神族的怒火,将整个秦武皇朝都置于死地,你,不忠不义,被私利蒙蔽了双眼,该死。”

    叶尘冷冷一笑,身体在虚空中掠动,直接朝着城墙而去,与此同时,柳慕云和众多羽化宗的高手,皆是御动身法,直奔城墙之巅。

    “死!”

    百米金龙浮现,龙吟阵阵,将那几名射箭之人击飞出去,从百米高空跌落,当场暴毙。

    叶尘站立于城墙之上,眼神冰冷,道:“谁敢出手,谁就是叛军,按照国法所示,叛军除了要凌迟处死,还要诛连九族。”

    一言喝下,众多军士都是心生惧意,放下了手中兵刃,柳慕云等人轻松的跃上了城墙,站立在叶尘身后,面色低沉。

    “刚才可是你命人放箭?”

    叶尘的目光落在林轩的身上,让林轩的身体微颤,但他终究是御林军的参谋,位高权重,又岂会怕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脚步向前跨出,昂首挺胸,淡淡道:“没错,是我下的命令,你有何异议?”

    “我并无异议,”叶尘冷笑:“刚才众人都看到了柳慕云安然归来,但你,却依旧命人放箭,试图射杀柳慕云,你的所言所行,是死罪。”

    “你说她是柳慕云,有何证据?”

    林轩反讥一笑,然而,叶尘根本不想跟他废话,脚步向前一跨,上古杀意绽放开来,龙虎长啸之音,让骄阳都变得无比黯淡。

    “今日之事,显然有奸人在混淆视听,我叶尘,便要代秦武皇朝诛杀奸人,谁敢拦我,我就杀谁,哪怕横尸遍野!”

    此刻的叶尘,全身都弥漫着杀意,穿梭于虚空之中,声音无比霸道,谁敢拦他,他一定会全力出手,绝不留情。

    远处的人群,听到如此嚣张的话音,不禁暗暗咋舌。

    狂人叶尘,依旧如此张狂,依旧如此霸道,今日,他连御林军的参谋都要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