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么滚,要么死在这里。”

    叶尘听到那位强者的话,眼眉微微紧蹙,在他的眼眸深处,掠过一丝冰冷的寒意。

    脚步向前跨出,一股刺目金芒,从叶尘的身上散发开来,龙吟响起,竟是在整个空间内缓缓回荡,微弱,却又高亢。

    “呵呵,你还想动手?”阴厉中年看到叶尘的举动,并且感受到这股浑厚的金芒,他的嘴角上扬起一抹冷酷的微笑。

    叶尘并没有回答,脚步再次踏出,一瞬间,轰鸣声响起,脚下的地面蔓延出一道道裂痕,叶尘的身体,陡然掠过而出,一股霸道的拳锋,在他的身上绽放。

    身后,百米金龙蜿蜒,仰天长啸,龙威如若海啸,经久不消。

    “真道四重天后期?”

    人群的目光微微凝固,这股拳锋,好霸道,就好像是山岳那般,让他们心中生出无力感,然而,叶尘的实力仅仅是真道四重天后期,但这股威势,却是比真道六重天的阴厉中年,还要恐怖了许多。

    钟灵的瞳孔一阵紧缩,呼吸越发急促了起来,这个男子,好霸道的威势,而且,还拥有着金龙护体,肯定是大有后台。

    她心中悔意更浓,自己不但拒绝了叶尘跟她一起的请求,还出言讽刺与他,并且扭曲黑白,请阴厉中年对付他。

    围观的强者也是目光闪烁,叶尘实力远低于阴历中年,却直接出手挑战,他是自信心膨胀,还是破罐子破摔?

    滚滚元罡从身上绽放,阴厉中年眼神冰冷如冰,道:“不知好歹的家伙,你以为虚张声势,就能够骗过我了?”

    说完,他的身体朝着叶尘掠去,手掌拍出,一道蔚蓝色的掌影浮现而出,吞吐出澎湃无尽的恐怖力量。

    “到底是谁在虚张声势?”

    一道冰冷的话音,从叶尘的嘴中吐出,虚空之中,金龙掠上九霄,龙吟大作,无穷无尽的龙威落下,释放着恐怖的霸道之意。

    “虎影!”

    虚空中,一道青芒闪掠而过,虎啸震天,一头宛若来自上古的青色虎影,出现在了那里,一啸之下,万兽臣服,让所有人的目光都变得僵硬无比。

    “聒噪。”阴厉中年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嘲讽之笑,在他的眼中,龙威华而不实,虎影更是如同虚无,看上去威猛异常,实则没半点作用,他这一掌,不但可以破开这些浮夸的龙虎虚影,还能够轻松收走叶尘的性命。

    轰隆隆的声音传出。

    掌影重叠,仿佛一汪真正的蔚蓝海浪,让人群都纷纷避让开来,目瞪口呆,皆是被阴厉中年的霸道手段所震惊。

    然而,叶尘脸上毫无表情,他的双拳,依旧是这般伸直,龙虎虚影,啸声跌宕。

    “死!”

    阴厉中年怒喝道,掌影带着毁灭的气息,覆盖了叶尘的身躯。

    顿时间,狂风大作,海浪拍山,整个空间都淹没在了轰鸣之中,根本难以找寻方向。

    “这就结束了?”

    人群望着无穷无尽的掌影,叶尘,已经消失在了原地,找不到影踪。

    钟灵松了口气,叶尘死了,她心中的大石也就此放了下来,顿感舒畅了不少。

    “嗯?”人群的目光突然一凝,目光投射过去,在那里,有着一道青金色光芒,破开了重重掌影,霸道,无所畏惧,仿佛没有任何事物能够抵挡它们的光辉。

    阴厉中年也是震惊不已,随即,身体向后掠动,但他发现,那青金色光芒太快了,如电,似火,他无论如何都拉不开距离。

    轰一声!

    掌影碎裂,青金色光芒掠空而出,那青芒,为虎,那金芒,为龙,龙虎交错,拳锋变得愈发霸道,似乎要撕裂了这片空间。

    人群目光凝固,旋即,他们惊讶的发现,在龙虎长啸之中,阴厉中年的身体,突然开始颤抖起来,血色蔽空,在他的胸膛处,多出了一枚血洞,内脏化为了虚无。

    随后他的身体,从空中往下坠落,无声无息。

    阴厉中年,死!

    “愚蠢。”

    望着跌落在地的冰冷尸体,叶尘吐出一道字音。

    这个阴厉中年,本来可以安心收集阳龙草,但他听信了钟灵的谗言,并且想要依靠自己的实力,让叶尘交出储物戒指,然后滚离困龙峡谷。

    叶尘杀他,轻松随意,仅仅是一拳,就让他魂归黄泉,他是真道六重天修为,在皇城也算是个人物,但现在,变成了尸体,自作孽。

    可惜,他已经死了,纵使百般后悔,也无济于事。

    回过神来,叶尘的眼眸扫向了围观的强者,冷漠道:“刚才你们也想要夺我的储物戒指?”

    那几位强者目光微凝,叶尘的身上,杀意更浓了,他还想杀人?

    “这位朋友,你可知道这个男子是谁?”一名强者站了出来,伸手指了指地面上的阴厉中年,淡淡道:“他唤作古川,是乔家的客卿长老。”

    “哦?那又如何?”

    叶尘轻松随意的回答,让那位强者面色变得无比阴沉,喝道:“你认识乔家家主乔平天吧,他如今掌管四方阁,权势滔天,而且他跟古川关系极好,你杀了古川,他肯定会杀了你。”

    面色依旧平静,叶尘脚步缓缓踏出,上古杀意在身上绽放。

    感受到叶尘身上的杀意,那位强者有点慌了,语气急促:“我承认,你的实力很强,但我们有四个人,四散逃离,你一定要耗费很多的时间,到那个时候,乔家到来,你难逃一死,倒不如,你放了我们,大家就这样算了吧?”

    觉得叶尘是个软柿子,他们就想要搜刮好处,狠狠地盘剥一番。

    而现在,他们发现叶尘是一块铁板,啃不下,挡不住,所以想尽办法让自己能够活下来,欺弱怕强,根本毫无底线。

    “但凡想杀我之人,都得死。”

    叶尘吐出一道冰冷的话音,刹那间,那狂风之中,仿佛掺杂了刺骨寒意,让所有人的心脏,都为止一颤,想杀叶尘的人,他都要杀,好霸道。

    “走!”

    有一位强者身形闪烁,直接钻入地面当中,很快,剩下五人陆续想逃,朝着各处掠空而去,根本不留余力。

    “逃得了?”

    叶尘翻出惊雷冥弓,弓弦拉紧,一道雷鸣之音,陡然在峡谷内炸开。

    “啊!”

    一道惨叫声传出,只见那虚空中的一名高手,身体突然僵硬,一根散发出冰冷寒气的箭矢,刺穿了他的元海,元气消散,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还未从半空中跌落,便是被一头灵兽咬断了脖颈,鲜血疯狂喷出。

    叶尘眼神平静,在射出这一箭之时,他就把目光移向了另外一人,不再搭理。

    因为他知道,这一箭射出,那人必死无疑。

    这是自信,对自己实力的强大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