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青全身都笼罩着黑色流光,速度很快,而且十分诡异,让人难以捉摸其身形。

    众人在暗叹她的实力之时,心中也是充满了鄙视,她是一名女子,而且还是天神宫的弟子,竟然会偷袭叶尘。

    叶尘跟独孤冷还未分出胜负,这程青突然出手,无疑是想要置叶尘于死地。

    “卑鄙无耻!”

    叶瑶站在地面上,看到程青突然出手,怒骂了一声,脸上充满了担忧之色。

    比起独孤冷,这程青更像是一头藏匿于暗处的毒蛇,完全抓住了叶尘无力防守的一瞬间,突然出手之下,根本没办法做出防御。

    柳慕云的心也是倏然揪紧,身上弥漫出一股月华,想要阻拦程青的攻势,但此时,已经是来不及了,仅仅是一瞬间,那程青就扑杀至叶尘的面前。

    “叶尘!”

    柳慕云喊了一声,叶尘瞳孔一阵收缩,他早就感觉到了程青的突然出手,然而,他刚才跟独孤冷激战正酣,如今正处于疲乏时期,无法做出还击,只能强行横移身躯,向侧方掠去。

    “死!”

    一声破空音传来,程青的手臂甩出,一道匹练黑芒破开了虚空,快到不可思议。

    叶尘面色僵硬,好快,他根本没有办法躲避。

    扑哧!

    黑芒在叶尘的身前掠过,叶尘的身体猛地一颤,避开了心脏要害,然而胸膛之处,仍是被划出一道血痕,鲜血疯狂喷出。

    “嗯?”程青目光微微一凝,在如此情况,叶尘还能够避开要害,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黑芒再度浮现而出,朝着叶尘的头颅杀去。

    “冥月!”

    柳慕云的身体一掠,直接出现在了叶尘的身前,冥月剑爆发出刺目月华,将那道黑芒彻底湮灭,狂风吹拂,把程青震飞出去,落在百米外的江面之上。

    “没事吧?”柳慕云看都不看程青一眼,转过身,望着叶尘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在她的身上,一股极致的寒意隐约要从身上爆发出来,几乎所有人都可以感觉到那股冲天怒气。

    “放心。”叶尘摇了摇头,胸膛的伤势虽然严重,但都是皮肉伤,并没有影响到筋骨。

    《幽冥不朽骨》,正如同它的名字那般,以幽冥之气,凝练全身筋骨,幽冥即是骨骼,拥有着十分恐怖的防御力。

    “卑鄙小人,天神宫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尽了。”柳慕云转头望向神秘老者,直接一声厉喝,让老者的整张面庞都变得无比阴冷,心中愤怒,却是不敢还口。

    卑鄙偷袭,的确是丢尽了天神宫的脸面。

    但叶尘所表现出来的天赋,实在太惊人了,如若不杀,他们必定会遭受到宗门的严惩,到那个时候,离死,也就不远了。

    “慕云,你先行退下。”

    叶尘服下了一枚丹药,看着柳慕云,语气平淡道:“他们三人在困阵内围杀你,我说过,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话音不长,辞藻也很是简单,可蕴含的真情实意,却是如此的真挚,让柳慕云愣了一下,眼眸之中,隐约有几分晶莹。

    叶尘,遭到程青的突然偷袭,还受了伤,可他依旧要兑现自己的承诺,如此男儿,令所有人都心生敬佩。

    “你受伤了,我们一起对敌。”柳慕云摇了摇头,她实在不忍心看到叶尘为了自己受伤,而且,程青和独孤冷两人的实力,都很强悍,叶尘以一敌二,会很勉强。

    “不用。”叶尘摆了摆手,让柳慕云的目光微凝。

    “现在我面对的这两人,或许很强大,但比起以后我要面对的敌人,却是小巫见大巫,如果我连直面的勇气都没有,将来,又如何保护你,帮你排忧解难?”叶尘的目光落在老者的身上,语气冷漠的说道:“再者,我想让某人瞪大眼睛看清楚,在他眼中的天才,其实是有多么的不堪一击。”

    话音落下,叶尘身形掠动,直接站立在独孤冷和程青的面前。

    他的眼眸之中,再也没有一丝情感,唯有冰冷和杀意,让面前两人都有种心悸之感。

    “天神宫的两位天才。”

    叶尘冷冷一笑,笑声中充满了讽刺。

    “吴邪与我一战,沦落到尸骨无存的下场,而在刚才,独孤冷也是被我彻底压制,倘若等会你们两人都不能将我击败的话,恐怕会沦为天下人的笑柄,永世不能翻身。”

    叶尘的话语,很刺耳,也是事实。

    吴邪,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上,刚才程青不偷袭,独孤冷很可能也死在叶尘的手上,现在他们两人联手之下,依旧不能击败叶尘的话,他们也将无颜面对世人。

    “聒噪!”

    程青吐出一道冰冷的字音,黑色流光,在她的身上流动着,爆发出滚滚黑芒,朝着叶尘轰杀了过去,一头庞大无比的黑蛟虚影仰天长啸,散发出无尽凶威。

    独孤冷见状,也举起了手中的长剑,身体如一道流光,剑气掠过长空,爆发出刺耳剑鸣之音,同样是杀意狰狞。

    两人,一前一后,封死了叶尘的所有生路。

    “闪!”

    虚空中出现了一道裂缝,叶尘的身体,突然消失在原地。

    黑芒和剑气,在空中不断的爆发,卷起阵阵狂风,却依旧是无法伤到叶尘。

    “这是瞬移神通?”独孤冷猛地一愣,却看到叶尘的身影朝他杀来,速度很快,笼罩着上古杀意,仿佛一尊杀神。

    一丝丝幽冥之气,也弥漫开去,让整条秦江都变得无比阴冷,飞雪,开始缓缓飘落,很美,同时也是蕴含了杀机。

    “黑蛟吞天剑!”

    独孤冷一声怒喝,长剑低鸣,朝着叶尘冲杀过去,爆发出了最强一击。

    “魂!”

    叶尘心中轻喝道,在他的眼眸中,猛然掠过一道迷茫之光,光芒如烟如雾,接触黑蛟剑气的一瞬间,竟如同虚无那般,径直地穿掠而过,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这是什么东西?”

    独孤冷一阵心惊,在迷茫之光触及他身体的一瞬间,他的脑袋,突然出现了一阵剧痛,痛入骨髓,乃至灵魂,让他整张面庞都变得无比扭曲起来。

    “死吧!”

    一道无比冰冷的字音,从叶尘的口中吐出,没有任何的留情,右手虚空一抓,凝聚出一朵血色妖莲,以全部的力量轰击而出,纯粹的杀意,笼罩了虚空。

    轰隆隆!

    没有了独孤冷的掌控,那恐怖的黑蛟剑气,瞬间被血莲所摧毁殆尽,杀意肆虐,爆发出的惊天血芒,映照在独孤冷的面庞之上,是如此的令人心颤。

    而那一瞬,独孤冷也突然恢复了清醒,双眼凝望着这一朵血色妖莲,让他的目光之中,闪过了一抹绝望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