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着方寒散发出来的杀意,叶尘目光微凝,站直了身子,淡淡道:“好,那我等着。”

    说完,叶尘直接不再搭理方寒,身体腾空,朝着皇宫深处奔去。

    叶尘很清楚,他跟方寒之间的仇恨,已经到了不可化解的地步,方寒刚才所说的话,就相当于是下达了战书。

    他方寒,邀请叶尘,在皇朝之战的擂台上,一决生死。

    既然是邀战,叶尘又岂有不接的道理,即便方寒的实力有了质的飞跃,他也会接下,绝不逃避。

    “叶尘,你会后悔的。”

    望着叶尘离去的背影,方寒冷冷地吐出一道字音,旋即身形消散,不知去了何处。

    同一时间,在天神山脚下。

    端木枫,以及几名天炎皇朝的天才青年,相聚在凉亭内,除了他们之外,段云薪和乌岚也在其中,他们相互高声谈论,时而爆发出一阵爽朗笑声,看上去极为和谐。

    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阵破空声,让人群都不约而同的抬头凝望过去,在那里,似乎有一道身影,正朝这里急速奔来。

    “叶尘?”

    当身影越发清晰,段云薪的眉头猛地一颤,失声说道。

    轰隆!

    空气轰然炸裂,狂风呼啸,叶尘的身体缓缓从空中落下,站在凉亭之外,双眼毫无情感的凝视着前方。

    “叶尘,见过段前辈。”

    叶尘淡淡说道,目光却自始至终都落在端木枫的身上,脚步踏出,那股狂暴的杀意凝成狂风,吹拂而过,让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身体猛地一颤,这股杀意,好浓。

    “怎么?不敢滚出来?”

    叶尘再次开口说道,脚步踏出,一股寒芒从他的眼眸中射出,浑身充斥着冰火混乱之气,将端木枫整个人都笼罩在内。

    端木枫等天炎皇朝之人,目光都是微微一凝,同样也盯着叶尘,眼中有着冷漠之意。

    整个空间,顿时陷入了沉默。

    唯有寒意弥漫在空气中,让气氛变得无比凝固。

    “叶尘,你刚刚出关,便急忙来到此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话的是乌岚,他可以感觉到,叶尘对端木枫充满了杀意,而且从叶尘的身上,可以闻到浓厚的血腥气息,他杀了人,而且数目还不少。

    叶尘转过头,回答道:“当初我在九羽塔闭关之时,端木枫这个畜生,故意出言诬陷于我,说我杀了雷木峰,并且大肆教唆,让严铁心和十八名星辰阁的天才青年,对我充满了杀意,甚至不惜苦等两个月,也要杀我,现在我来此地,就是为了杀人,杀端木枫。”

    在场除了段云薪两人之外,皆是天炎皇朝之人,但叶尘依旧是说出了他的目的,让人群都倒吸了一口寒气,叶尘的行为举止,太狂妄了,简直是目中无人。

    段云薪的目光闪烁不定,他跟叶尘接触不久,但也知道叶尘的为人,看着情况,想必就是那端木枫挑的事。

    “叶尘,你口口声声说我诬陷于你,但雷木峰的尸体,大家都有目共睹,乃是死于冰火混乱之气,如果不是你下的毒手,又会是何人?”端木枫冷笑一声,语气充满了冷漠,一口咬定叶尘就是凶手。

    “死于冰火混乱之气,就可以断定是我下的手?”叶尘反讥一笑,他目光转过,落在乌岚的身上,开口道:“乌岚,你的宝剑,可否借我一用?”

    “嗯?”

    乌岚愣了愣,但依旧是将长剑取下,交给了叶尘。

    只见叶尘缓缓抽出长剑,一道清脆的剑吟声,缓缓传荡出去,同时也让整个空间笼罩在一股凌厉剑气之中。

    “好剑!”

    叶尘出声称赞道,旋即,他的身体,突然消失在众人的眼中,唯有一道凌厉无比的剑芒,在虚空中绽放,如雷火般霸道,又如惊雷那般妖异,硬生生划破了虚空。

    叮一声!

    叶尘的身影再度出现,背对着众人,在长剑归鞘的一瞬间,一名天炎皇朝的天才青年,他的身躯一颤,脖颈处,出现了一道剑痕,鲜血疯狂地喷涌了出来,当场身死。

    “叶尘,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天神山脚下杀人。”

    端木枫直接将一顶大帽子扣在叶尘的头上,诬蔑叶尘无视天神宫的威严,企图挑起段云薪和乌岚的怒火。

    但叶尘根本没有理会端木枫,心念一动,将宝剑交换给乌岚,然后指着地上的尸体,淡淡道:“这个人,死于乌岚的剑上,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修炼的是冰火武学,如果是我杀了人,他应该是死于冰火混乱之气。”

    话音刚落,不仅仅是乌岚,所有人都是目光一颤,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端木枫睁大了眼睛,想要开口说话,但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喉管发出依依呀呀的声音,整张脸面憋得通红,极为的难受。

    段云薪目光闪烁,看着叶尘,满是赞赏之色,能够想到如此方法来辩驳,的确让他惊叹,别出心裁,即便是天神宫那些自诩聪颖之人,也比不上叶尘。

    而且,从叶尘刚才的突然出手,段云薪可以感觉到叶尘的实力提高了许多,有些连他都看不透。

    端木枫的脸色稍微好了点,冷漠的看着叶尘。

    从叶尘来到此地,他就知道,严铁心已经死了,十八名星辰阁的天才少年也死了。

    他早就准备好了一番说辞,本可以让叶尘彻底翻不了身,可现在,叶尘的如此举动,却让他哑口无言,整个计划都分崩离析。

    “怎么?不继续诬陷我了?”

    叶尘把目光落在端木枫身上,冷笑道:“严铁心,还有那十八名星辰阁的天才,都死在这皇城之中,都并非是死于冰火混乱之气,那就说明不是我下的手,要不要我帮你追查一番,尽一尽地主之谊?”

    “闭嘴!”

    端木枫衣袍飘动,一股冷流释放而出,怒视着叶尘:“你不要以为你有几分实力,就敢如此嚣张,在我面前,你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我要杀你,只不过是随手之举。”

    “哦?是吗?”

    叶尘依旧不惧,上古杀意在身上绽放,搅弄虚空,仿佛要杀戮一切,摧毁一切。

    许多人的眼眸都微微凝固,向后退了几步,这两人的实力都好强,而且谁都不输给谁。

    “狂人叶尘之名,有点意思。”

    在这时,一道桀骜不驯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打破了凝固的气氛。

    只见一名黑发青年出现,站在了端木枫身边。

    在黑发青年的后背处,背负着三柄黑色长刀,整个人散发出一股霸道凌厉的气息,望向叶尘的目光中,噙着一股不屑之意。

    当看到这名黑发青年,端木枫内心一阵窃喜,暗暗道:“这小子,终于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