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由冷落雪这么一说,众人都是猛然愣了下。

    他们都忘了,这次皇朝之战,天神宫将会派出十二位天将,其中三名天将,还踏入了圣道之境,实力堪比九大天才。

    如果这十二名天将也会参加淘汰赛,那么对于各大皇朝的天才青年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严重加剧了出线的难度。

    “会,这十二名天将会参加任何一关,跟我们无异。”

    方毅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无奈,十二名天将的加入,的确是提高了出线的难度,但这又有什么办法,规矩如此,也只能遵从。

    人群目光微凝,心头也是沉重了许多,虽说他们未曾见识过天将的实力,但能被天神宫挑选出来之人,实力自然是极强。

    本来面对着九大天才,众人的压力就够大了,现在再加上十二名天将,更是重上加重。

    “此次皇朝之战,是整个天华大陆天才青年战力的比拼,可以影响到每一个皇朝的发展,而且对哦个人而言,皇朝之战,是莫大的机遇,每一关卡,都会有机遇摆在你的面前,从而让大家都能够突破桎梏,提高自己的修为,眼界以及实力。”

    方毅淡淡一笑:“或许此次皇朝之战,我们面临着无数的敌人,但这些敌人,都是天华大陆最为杰出的天才青年,我们败了,并不丢脸,丢脸的是,我们还未战斗,就已经心生畏惧,那么这样又怎么能够抓住机遇?”

    听到这番激励,众人顿时一扫心中的迷茫,纷纷点头,对方毅的话很是赞同。

    还未战,就心生畏惧,那是懦夫之行径。

    众人都是天才青年,天赋惊人,悟性也是惊才艳艳,立刻也是明白了方毅所说的话,他们可以败,但必须把握住眼前的机遇。

    只要不断前进,不断提高实力,终有一日,必定会站在武道的巅峰,这,才是真正的强者之道,精进图强之道。

    啪啪!

    一道鼓掌声响了起来,只见在不远处,流云皇朝的人群走了上前,以林擎为首,一行六人,目光中噙着淡淡的嘲讽之意。

    “三皇子的一番激励言论,还真是让人热血激昂,不过,你说的也没错,实力不够,自然无法问鼎皇朝之战,还不如躲在角落,慢慢地提高修为,这的确是个好办法。”

    林擎的目光缓缓扫过,最终落在了方毅的身上,话音中的挑衅之意,不用明说,在场众人都可以清晰感觉到。

    “我记得流云皇朝的国力,似乎在十三皇朝中垫底,不知林兄你到底有什么资本,来对我秦武皇朝品头论足?”

    方毅的眼神中透着一丝不悦,林擎等人的实力,远不如自己一方,还敢如此嚣张的出言挑衅,他们还有没有羞耻之心?

    “国力,并不代表所有,此次皇朝之战,我流云皇朝必定会取得好成绩,并且赢得天神宫的赞誉,到那时,天神宫赐下无穷尽的资源,提高国力,根本不在话下。”

    林擎说着,似乎已经看到了流云皇朝得胜的画面,语气甚是得意:“所以我劝你们还是莫要心存念想,保住自己的性命要紧。”

    说着,流云皇朝的人群,皆是得意洋洋的抬起了脑袋,眼神垂下,用一种俯视的姿态看着方毅等人,其中,也包括叶尘在内。

    秦武皇朝的人群,脸色立刻变得冷漠了起来,这些家伙,如此嚣张,专门走过来叫嚣一番,还说他们不要有任何念想,只求保住性命。

    “皇朝之战还未开始,你们凭什么指三道四?”柳莲冷漠的说道,被对方如此藐视,她也是心存怒火。

    “实力强,自然可以指三道四,如果你心存不悦,你我大可以切磋一番。”

    严锋站了出来,身上弥漫出浑厚战意。

    “我记得不知道是谁,在前往天武城的路途中,大声宣布说自己实力强,可以蔑视所有人,但最后,却连飞行灵兽都被杀了,灰溜溜的跟在人群后面,连一句屁话都不敢说,怎么现在,又得意起来了?”

    叶尘淡淡的说了一声,目光抬起,看向了严锋,话语既不得意,也不嚣张,就好像在叙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但正是这种语气,却让人群都低笑了一声,看向严锋的目光,充满了不屑和嘲笑。

    “闭嘴!”

    严锋就好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狐狸,整张脸都变得通红无比,对着叶尘怒喝道。

    “怎么?自己做的蠢事,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难不成你们流云皇朝的人,都是敢做不敢认的懦夫?这也难怪,毕竟是边陲小国,想要依附天炎皇朝之下,谁知道,反而丢了自己主子的脸,可笑!”

    叶尘的声音依旧平静,却是让严锋的脸色变得阴沉如水,流云皇朝的人一个个脸色也不好看,死死的盯着叶尘。

    “叶尘,你怎么能这样嘲讽流云皇朝?”

    方毅走了上前,故意笑骂了一声,转而看向林擎,淡淡一笑:“林兄,叶尘的性子就是如此,有一说一,直言不讳,从来不知道何为圆滑,多有得罪,还请多多包涵。”

    说完,方毅挥了挥手,便是带着叶尘等人,缓步离开了广场。

    “这群畜生!”

    严锋怒视着秦武皇朝人群的背影,咬牙切齿道,心中充满了狰狞杀意。

    他本来只是想随意嘲讽几句,没想到,反而被叶尘当场奚落,不仅如此,就连那方毅,也是言语夹针,狠狠地暗讽了流云皇朝。

    这个仇,他如何能忍。

    “我本想只是针对叶尘一人,现在看来,倒是有些心慈手软了。”

    林擎冷冷道了一声,偏过头,对一人问道:“落雁皇朝和辛阳皇朝那边,你们都已经联络好了吗?”

    “禀殿下,一切都准备妥当。”

    那人微微躬身,压低了声音道:“这两大皇朝,实力羸弱,所派出的天才青年也并无出彩之处,一听到要跟天炎皇朝结盟,就立刻同意了下来,如今他们正在西广场待命,等候着殿下和端木太子的到来。”

    “我知道了。”

    林擎嘴角掀起一抹弧度,单凭流云皇朝,自然是不可能灭杀秦武皇朝,但如果是集四大皇朝之力,那就简单多了。

    “殿下。”

    这时候,严锋突然站了出来,眼神中闪过一抹厉色:“在淘汰赛中,我希望殿下把叶尘的性命留给我,我要亲自杀了他。”

    严锋一直都记得,叶尘对他施于的耻辱,每一句,每一言,他都记在了心中,并且逐渐转化为仇恨。

    叶尘的命,他一定要亲自取走,谁抢,他就杀谁。

    “好。”

    林擎立刻点头,大笑了几声,仿佛已经把叶尘的性命捏在了手中,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