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天川的语锋突然一转,让蔺星寒的目光微微一凝,试探道:“你说的那人可是叶尘?”

    “正是。”

    乔天川点了点头,目光看了看四周,见无人窥伺,直言道:“在天神古界之内,我曾密切注意过叶尘,当初他仅有一道天神印,却在镇封石碑内待了整整一日,而且一出手,便是领悟了《月神颂》的精髓。”

    “一道天神印,却在镇封石碑内待了一日,且领悟了《月神颂》的精髓?”蔺星寒的心脏猛地一颤,露出了震惊之色。

    天神古界,存在了数万年之久,其中所蕴含的天地规则,谁都无法更改。

    叶尘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能够在镇封石碑内待上这么久的时间,难怪蔺星寒刚才感觉到叶尘身上散发出来的月之光华如此强悍,原来,他已经习得了《月神颂》的精髓。

    “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推测,不知道宫主是否愿意一听。”乔天川看着蔺星寒问道。

    “说吧。”蔺星寒开口说道。

    “当初第十三座镇封石碑出现异动之前,叶尘恰巧进入了其中,而在他离开后,第十三座镇封石碑就出现了异动,当时我集结众长老出手镇压,无意中发现,第十三座镇封石碑内的残魂不见了,所以,我怀疑是叶尘暗中取走了残魂,所以才会让第十三座镇封石碑出现异动。”

    “左丘眉是圣族之人,而圣族又是专修灵魂一道,她的残魂,寻常人根本无法取走,就算是我,也无法做到如此程度。”蔺星寒一惊,但思考了片刻,终究是觉得有些不切实际,叶尘,真道九重天修为,怎么可能取走左丘眉的残魂。

    “寻常人的确无法取走,但如果叶尘是圣族之人呢?”

    乔天川的话音落下,蔺星寒的整张脸都变得苍白,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眼眸中闪烁着阵阵精芒,有惊讶,有难以置信,但更多的却是恍然,一语惊醒梦中人。

    同为圣族,血脉即是本源!

    如果叶尘真的是圣族之人,那么他的确有能力取走左丘眉的灵魂。

    “不过,这些都只是我的推测而已,但我总觉得这个叶尘不简单,在第二轮的皇朝之战中,他以一人之力,相继斩杀朱昊和杨拓两位天才,战斗情况具体是如何,已经不可查证,但此人,一定已经掌控了灵魂之力,否则,他绝对不可能胜过圣道强者。”

    乔天川的声音中充满了笃定之意。

    战胜朱昊,他还可以理解成叶尘拥有什么惊世手段。

    但战胜杨拓,却怎么都说不过去了。

    杨拓拥有鸿蒙灵宝,又服用了禁忌之物,实力强悍,足以排到前五之列,就算叶尘的手段再强,也不可能轻松胜过。

    “这些事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知晓?”蔺星寒压低了声音,这事影响极大,如果传了出去,就连天神族都会被惊动。

    “我深知此事严重,所以把消息都压下去了,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晓,但不排除有人在暗中观察叶尘。”乔天川的话,也是让蔺星寒连连点头,像叶尘这样精彩艳艳的天才,到哪里都会被人注目。

    “你继续把消息压下去,待此次皇朝之战结束了,再具体看看情况,但不管如何,我们都必须想办法把叶尘招揽到外宫,不管他是否圣族之人,这件事都要成功,我们太需要天才了,尤其是像叶尘这样的妖孽天才。”蔺星寒语重心长的说道。

    “是,宫主!”乔天川立刻做出了回应。

    ······

    叶尘进入第七神宫当中,顿时,一股无比浓郁的天地元气疯狂的扑面而来,畅快,这里的天地元气浓郁程度,竟然比天神宫还要浓郁数倍之多,几乎可以说是无穷无尽。

    除了浓郁的天地元力之外,这第七神宫之内,便是不存在任何的事物,视野当中,皆是一片混沌之景,跟第十三神宫差不多,天空中没有日月,却有光亮。

    脚步抬起,叶尘向前踏出一步,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在这片空间当中,存在着一股恐怖的镇压之力,这股力量,他很熟悉,赫然是来自镇封石碑。

    “一座神宫,便是囚禁着一名绝世强者。”

    叶尘的眼神微冷,他现在知道了天神族的庞大野心,对于这种囚禁强者的手段,也就见怪不怪了,毕竟天神族连左丘眉这样的凝时境强者都敢囚禁,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谁?”

    就在这时,叶尘突然感觉有人在窥伺着自己,猛地转过身,却是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然而,那股窥伺之感,却并没有这样消失,反而是越发的强烈起来,仿佛存在于这片天地之中,无处不在,无处不存。

    “应该是天神族的人,他们在监视着每一座神宫。”

    叶尘心中顿时释然,当初第十三神宫暴动,左丘眉冲破血山镇封,并且扬言要让天神宫血债血偿,此次参加皇朝之战的十二名天才青年要进入神宫中,他们肯定会提高警觉,避免再出什么事端。

    想到这里,叶尘的心中也是有了几分警惕,盘膝坐下,进入了修炼状态当中。

    这第七神宫之内,囚禁着月神族的强者,所以,叶尘感觉到一股无比强悍的月之光华,这月光,很浑厚,连绵不绝,宛若没有尽头,单纯是这样接触着,就让叶尘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此时的叶尘,他仿佛置身于无尽月光当中,头顶之处,竟是悬浮着十五轮明月,这些明月,或满或缺,或弯或圆,皆是透着明亮之色,让他心神震颤,仿佛每一轮明月,都蕴含了无尽的玄妙,足以让他沉醉于此。

    在叶尘的身上,同样有着一道月光绽放而出,月光掠上了虚空,最后跟十五道明月彻底融为了一体,顿时间,那月光变得无比强盛,不再柔和,而是充满了刚毅气息。

    若是有人在此地,光是凝视着这片月光,恐怕都会感觉到灵魂在恐惧的颤抖着。

    “这明月,并非虚无之物!”

    叶尘的双眼突然睁开,一道月之光华绽放,而他的心脏,也是猛地颤抖了下。

    在他的眼前,虚空当中,十五轮明月悬浮在那里,仿佛存在了千百万年那般,亘古永恒,悄然洒落着月光。

    咯噔!

    叶尘站起身来,不禁向后退了几步。

    刚才在脑海当中的十五轮月光,此时此刻,竟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真真切切的出现。

    他可以清晰感觉到每一缕月光内蕴含的力量,柔中带刚,刚中带柔,即便你不用眼睛去看,甚至不用心去感受,都会知道在虚空中存有这十五轮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