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元阵,皆是位于六级层次,一者主杀,一者主困,常人只要能够掌握任何一座,都能够被称之为元阵宗师,受到无数人的敬仰。

    而叶尘,未达二十之龄,已然踏入了元阵宗师的行列,但此时此刻,他竟能够同时操纵两座六级元阵,恐怖如斯。

    “叶尘在元阵一道的成就,已经完全超越了我。”吴阵子看着虚空中的两座元阵,十八尊真龙齐齐怒吼,声势能够震惊天地,让他一阵感叹之时,也是生出了无比自豪的情绪,只因叶尘,是他最为骄傲的弟子。

    火神族的人群,愣在了原地,到这时候,他们才知道叶尘的天赋,到底恐怖到什么程度,魁首之名,当之无愧,即便是在火神族,也没有人能够在元阵一道,跟叶尘相提并论。

    “端木羽,我能败你一次,便能够再度将你击败,你我之间的差距,你永远都不能跨越。”叶尘冰冷吐出一道字音,双手引动,两座元阵同时颤抖起来,爆发出无比恐怖的力量。

    “不!”

    端木羽的身体疯狂战栗了起来,他周围的雷炎魔云,被死死的限制住了,大日垂落,十八尊真龙从虚空掠下,扑向了他的身躯,让他内心深处升起了恐惧之感,他有种感觉,只要叶尘一个念头,他的身体,乃至他的灵魂,都有可能彻底的灭亡。

    叶尘抬头,看着端木羽那张扭曲的面容,冷冷的道:“结束了。”

    话音缓缓的落下,叶尘心念一动,双眸中绽放出刺目金芒,深深地印入了端木羽的灵魂深处。

    噬魂神通!

    端木羽只感觉眼前一黑,他仿佛感觉那道刺目金芒,已经穿透了他的灵魂,仿佛发疯的野兽那般,以他的灵魂为食,不断的啃咬着,但最可悲的是,端木羽,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哪怕是阻止的怒吼声,都无法爆发出来。

    叶尘身体腾空,来到了端木羽的面前,眼中有杀意在绽放。

    嗡!

    就在这时候,两座元阵剧烈颤抖了起来,一道夺目的火芒划破了虚空,朝着叶尘的身体轰去,让叶尘神色猛地一颤,脚步挪动,踏着真龙虚影,飘到了后方。

    “你难道不知道何为羞耻吗?”叶尘目光一冷,看向了出现在眼前的身影,阎青。

    刚才他要出手斩杀端木羽,阎青却是突然出手,要偷袭叶尘,好卑鄙,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火神族使者,代表着火神族,最后,却做出了这样的苟且之事。

    轰!

    又是一道恐怖的火芒爆发,两大元阵,瞬间被焚烧为虚无,端木羽也从失神状态中恢复了过来,身体微颤,从半空中缓缓地落了下来,脸色变得无比苍白,心有余悸。

    刚才,如果不是阎青出手偷袭,逼迫叶尘向后退去,然后再用火焰将两大元阵摧毁,端木羽将必死无疑。

    “你跟端木羽一战,为的是洗刷耻辱,何必要痛下杀手,你小小年纪,就如此狠毒,将来若是羽翼渐丰,岂不是沦为嗜杀之人?”阎青的语气冷漠,目光瞥向了端木羽,见他没有大碍,也是微微松了口气,但更多的,却是无奈和不甘。

    领悟了雷炎魔云武魂的端木羽,居然还是败了,败得如此彻底,他之前说的那些豪言,威胁之语,都成了笑话,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脸上,火辣辣的,很是丢脸。

    叶尘冷笑一声,道:“你似乎搞错了,要洗刷耻辱的,是端木羽,而不是我,他向我出手之时,每一招都要置我于死地,但我却不能下狠手,难道你不觉得这有点可笑吗?”

    阎青顿时语塞,同时也是有着一股愤怒之色,叶尘真不知好歹,还要继续扇他的耳光,让他丢人。

    “打了小的,老的就出手相救,还一口一个狠毒,一口一个嗜杀,说得自己有多么高尚似的,为人做事,完全就跟儿戏似的,还敢说自己是火神族的使者,我看你是火神族的耻辱,那倒是合情合理。”叶尘再度讽刺,让阎青感觉有一口逆血涌上喉管,险些喷了出来。

    他的脸上,根根青筋爆出,愤怒几乎要将他的理智都彻底冲昏,怒吼道:“你这是在找死!”

    轰一声!

    一股滔天火焰爆发,冲上了虚空,将化为废墟的阁楼,全部都焚烧起来,化为一片恐怖的火海,而阎青站立在火海当中,全身都蔓延出杀意,踏步而出,无比浑厚的灵魂之力绽放,朝叶尘杀去。

    “小辈之间的争斗,难免有所伤亡,你这般出手针对叶尘,难不成当我们是透明的吗?”

    吴阵子的身影,顿时出现在了叶尘的面前,他的脸色也有些难看,阎青的举动,已经彻底触怒了他,双手合十,在他的头顶处,浮现出了一尊古佛之影,那古佛的双眸缓缓睁开,红芒闪烁,将阎青的灵魂之力悉数瓦解。

    阎青见状,也是愣了下,这个吴阵子居然拥有破妄法身,一眼之下,可看破万事万物,能极大的克制灵魂之力。

    咻咻咻!

    在同时,叶尘的身前,不断有身影闪掠而来。

    段重虞和林释天,站在吴阵子的身旁,将自己的所有实力都爆发开去,一者是圣道三重天修为,而另一者,则是圣道两重天修为,气息冲天,在虚空中蔓延着,都是极为的强悍。

    “没想到在叶尘身边,有这么多的强者相助。”端木宸有些心惊,倘若今天没有阎青相助,凭借他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斩杀叶尘,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都可以偷笑了。

    阎青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一群人,心中有震惊,也感到棘手,但更多的,却是滔天的杀意,这群狗东西,不仅仅出言侮辱,还胆敢挑战火神族,一定要杀,必杀。

    “全部动手,我要他们一个都走不出碧玉湖!”

    阎青怒喝了一声,身上的火焰再度爆发,与此同时,其余两名火神族强者,也没有丝毫隐藏自己的实力,施展出了所有的底牌。

    “动手吧,以叶尘睚眦必报的性格,绝不会放过在座的各位,尤其是星辰阁,必会遭受万劫不复的打击。”端木宸微微地叹了口气,他并不想战,却不得不战,只因他从一开始,就选择站在叶尘的对立面。

    在场的势力之主,以萧崇贤为首位,都是纷纷站了起来,站在端木宸的身旁,脸上无不是充满了无奈表情。

    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没有了选择的权利。

    叶尘所展露的天赋,太强悍,甚至超越了在场的大部分势力之主,他不死,天炎皇朝将永无宁日,甚至可能走向覆灭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