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秦武皇朝中正行走在大道上的人群眼眸顿时凝固,抬起头,他们都是愣在了原地。

    目光当中,一行飞行灵兽如同幻影那般出现,在他们的头顶上掠过,速度奇快,带起了一阵阵呼啸的飓风。

    “好强悍的飞行灵兽。”许多人盯着那一行逐渐远去的身影,眼眸都是微微颤抖着,那股气息,极其的狂暴,比秦武皇族所饲养的飞行灵兽还要强大。

    “站在首位之人,似乎是段国师。”有人突然呢喃道,让许多人都是愣了下,国师,段重虞?

    “莫非是参加皇朝之战的天才青年们回来了?”

    又有一道声音响起,就如同是落入古湖中的巨石,顿时惊起了阵阵涟漪,人群的目光顿时变得火热无比,此次皇朝之战,秦武皇朝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叶尘,夺得魁首之位,方离,斩获第二,还有方寒和吴子川,他们都是挤进了前十二席位。

    这样的成绩,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以致当初天神宫的使者前来报喜,秦武皇朝的人群都以为是开玩笑,直到秦武皇族亲自证实,他们才是真正相信,举国震惊。

    当一行飞行灵兽掠过上空,朝着皇城中心浩荡而去的时候,整座皇城中的人群都沸腾了,甚至许多人都跟着飞行灵兽跑去,想要亲眼目睹叶尘等一众天才青年归来的场景。

    消息,飞速传遍了整座皇城,跟随的人群数目,也越来越多,浩浩荡荡,带起一阵哗然之音。

    就在那一行浩荡的身影来到秦武皇宫的时候,宫门外,突然有十余道浑身披着重铠的身影冲天而起,直接出言阻拦。

    “来者何人,为何闯我秦武皇宫?”

    声音滚滚,从一到身影的嘴中吐出,当他们看清站在首位的众多人影,险些瘫软在地,为首之人,分别是段重虞、林释天和吴阵子,三名圣道强者,亲临于此,浑身都散发出浑厚之气息。

    而在三人的后方,则是段云薪等一众天神宫长老,叶尘他们站在最后方,皆是齐齐站立,用一种冷漠的目光凝视着前方。

    这般阵仗,无比的恐怖,其中的任何一人,都足以独霸一方,同时出现于宫门外,使得那十几道身影都是屏住了呼吸,身后的人群,惊呼声如海浪般重重叠叠,场面有些许混乱。

    “我乃是天神宫长老段云薪,此次前来,乃是奉天神宫宫主之命,护送一众天才青年归来,为何不见秦武君王出来迎接?”段云薪缓缓的说道,手掌伸出,拿出了他的长老令牌。

    “要秦武君王出来迎接?”下方的人群眼眸都是微微一颤,似乎是闻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天神外宫,护送一众天才青年归来,应该在城门之外,就要离去,但段云薪,直驱飞行灵兽冲入皇城,完全没有顾忌,现在他还要秦武君王出来亲自迎接,似乎,有种故意如此的感觉。

    “还不速速去通报?”段云薪又道了一声,夹杂几分怒意,让十余名护卫身体微颤,立刻退了回去,高声禀报。

    见状,人群的好奇心被彻底调动起来,一传十,十传百,来到皇宫门前的人,越来越多了,甚至皇城内的所有势力之主,都闻讯而来,看着虚空之上的浩荡身影。

    此时此刻的皇宫,也是彻底的躁动了起来,一道道身影从皇宫中闪烁而出,看到出现在宫门外的人影,脸色有些难看。

    对于这些皇族成员的出现,段云薪没有搭理,甚至连正眼都没有瞧,就这般静静地等待着。

    没过多久,有三道身影从远方缓缓而来,在三人的身后,还跟随着一群身影,浑身都绽放出浑厚气息,目光锋锐,实力极为不弱。

    “两位皇子都出来了。”有人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方离和方寒。

    今日他们都身穿黑色长袍,身影掠动,衣角随狂风猎动,发出呼呼响声,他们的目光凝视着前方,方离神色冷漠,没有任何的表情,不过方寒似乎蕴含着一股怒意,身上有紫火在摇曳着。

    当他们被认出后,站在最首位之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正是秦武君王,方无道。

    只见他身穿九龙黄袍,目光直视前方,充满了君主霸气,遥遥地对着段云薪微微一笑,笑容无比的自然。

    “段长老再次来到我秦武皇朝,有失远迎,还请莫要怪罪。”方无道随意说道,使了个眼色,身后的皇族成员,立刻散开,仅留下方寒和方离站在他的身后,

    “此次皇朝之战结束,想必你也知晓了最终的结果,叶尘,以真道九重天修为,连克众敌,夺得了魁首之位,现在,他已是我天神外宫的客卿,手持天神宝令,地位仅次于外宫宫主。”段云薪朗声说道,语音清晰地传荡开去。

    人群虽然早就知道了最终结果,但亲耳听到段云薪宣布,仍然是感觉无比震撼。

    况且,段云薪说到叶尘的时候,很自然,没有那种前辈和晚辈的隔阂感,换言之,段云薪不觉得自己比叶尘的地位要高,而是平等视之,甚至还有几分落于下风的感觉。

    “不愧是我秦武皇朝的男儿,如此成绩,我很满意。”方无道呵呵一笑,蜻蜓点水那般的说了一句,带着一种随意的感觉,好像并没有太在意,他的目光,更是没有看向叶尘,只是笑吟吟地看向空处,目不视人。

    段云薪看到方无道的表情,面皮抽搐了下,语气冷漠道:“不知君王可曾听到过,数日之前,天炎皇朝被覆灭的消息。”

    “那是自然。”

    方无道脸上表情依旧,没有半点波澜,笑道:“端木宸身为天炎君王,野心颇大,多次想要蚕食我秦武皇朝的国土,此事,我早就看在眼里,此次他们不知好歹,胆敢无视天神宫的存在,私通火神族之人,如今被凰神族的强者所灭,也是罪有应得,对了,我听说事发当日,你们也在天炎皇朝,还险些遭到火神族的毒手。”

    “怎么?难道此事跟你们天神外宫,有什么关系吗?”

    话音刚落下,人群就纷纷侧目,看向了他,天炎皇朝覆灭的消息,早已传遍了整座天华大陆,方无道却说,此事跟天神外宫有什么关系,还说段云薪他们险些遭到了毒手。

    这言语看似随意,实则暗含嘲讽,耻笑天神外宫实力低下,如非是凰神族强者出手,他们都要死于非命。

    段云薪何尝听不出这话里的含义,心中顿时有一股怒火喷涌而出,就当他要出言呵斥的时候,叶尘却是先一步站了出来,拦在了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