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尘!”

    人群的目光盯着那道削瘦的身影,皆是屏住了呼吸,叶尘,他终于出现了,但那又如何,现在大势已定,即便是叶尘,终究也不可能力挽狂澜,还不如直接遁走,或许可以保住一条性命。

    三大神族的强者,也都是将目光落在叶尘的身上,布满了阴冷和杀意,今日,他们苦苦等候多时,就是为了杀叶尘,现在可以如愿了。

    “在暗处躲躲藏藏,终于忍耐不住了吗?”方寒看到叶尘,顿时脚步跨出,朝前方走去。

    “给我滚!”叶尘目光微凝,恐怖的漆黑真元如同浩瀚长河,呼啸而去,将地面撕裂出无数道裂痕,让方离的目光一颤,立刻向后退开了几步,不敢硬抗。

    叶尘看都没有看方寒一眼,此刻的他,忽略了一切事物,唯独眼前的这名虚弱女子。

    “你,回来了。”一道微弱的声音传出,慕容雪那双如同宝石般的眸子,充满了温柔和爱意,静静地凝视着叶尘。

    此刻的她,心中充满了纠结。

    临死前,她唯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能够再看叶尘一眼,再感受一次他的怀抱,但同时,她却不希望叶尘出现,这里所有的强者,都是为他而来,若他出现,又岂能活?

    “雪儿。”叶尘来到慕容雪的身边,伸出手,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中。

    慕容雪的身体微微颤抖,眼眸中,一滴滴滚烫的泪水滑落下来,她想要开口说话,但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很快就要彻底离开这个世界,彻底离开这温暖的怀抱。

    “你为什么要这么傻?”叶尘颤抖着伸出手,抚摸着慕容雪的面庞,很冷,几乎没有了任何的温度。

    碧瑶站在身旁,也是落下了滚滚泪水,她的心中充满了自责,本来躺在地上的,应该是她,在最关键的时刻,慕容雪用自己的身体,挡下了那致命的一击,是她,害死了慕容雪,让叶尘如此的伤心。

    “碧瑶,你不用感到自责,这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慕容雪一手牵着叶尘,一手拉着碧瑶,将他们两人的手紧握在了一起,微微笑道:“在天神外宫,我就曾说过,我的一生,能够得到叶尘的爱恋,就已经足够了,即便要立刻死去,也无怨无悔,而你却不同,你守候在叶尘的身边,不多言,也不奢求,心中却是充满了苦涩,这些,我全都知道。”

    “雪姐姐,你别说话了,先养伤,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碧瑶紧握着慕容雪的手,眼泪止不住的落下。

    “碧瑶,你要记住我的话,不要试图逃避自己内心的想法,这样只会让你陷入无穷无尽的痛苦当中,我此生已经无悔,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不要让自己有机会后悔。”

    慕容雪给了碧瑶一个坚定的目光,眼眸微微移过,看向了叶尘。

    “还记得你我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吗?”

    慕容雪的眼眸中露出一抹笑意,伸手轻抚着叶尘刚毅的面庞,缓缓道:“那个时候,你还只是个初入真道境的小家伙,面容稚嫩,连说话都带着一股孩子气,记得在山洞里,你为我疗伤,明明满脸都变得通红,却依旧是要故作成熟,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在偷看,只是没有揭穿你而已。”

    轻柔的声音传出,每一个字音,都让叶尘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他是男儿,有泪不轻弹.

    但此刻他却落下了泪,很滚烫,闪烁着当初那一段段美好的回忆。

    “你被四方阁追杀,在沙城中大开杀戒,我知道后,立刻就到沙城找你,听到你被沙尘暴刮走,我几乎都要疯了,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你,只不过,我并不承认,知道我遇到了苏柔瑛,还有柳慕云,我才敢直面自己的爱恋之意。”

    “你我之间,充满了曲折,但这一切,我都不后悔,反而是充满了感恩,感谢苍天,让我拥有了你,也感谢苍天,让你我相视,相知,相爱,我多么想跟你长相厮守,为你生儿育女,可惜,这都是奢望了。”

    慕容雪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了,但她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明亮,动人。

    她静静地依靠在叶尘的怀中,柔声道:“相公,你可以吻我吗?”

    “好,娘子。”叶尘浮起了一抹温润的笑容,就如同三年前,他跟她,在山洞中相遇的那般。

    叶尘低下头,轻轻地吻上了慕容雪的蠢,很轻,很柔,充满了爱。

    一滴泪,顺着叶尘的脸颊滑下。

    终于,他怀中的慕容雪,没有了最后一抹气息。

    那紧紧握住的双手,也无力地垂落了下来。

    但叶尘仿佛没有任何的感觉那样,紧紧地抱着逐渐冰冷的慕容雪,仿佛要将她融入自己的身体,永远都不分开。

    聂风走到了叶尘的身边,身体在颤抖着。

    “她,走了。”

    仿佛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聂风吐出了一道无奈的字音,他又何尝不是深深爱着慕容雪,看着心爱之人死在自己的面前,他的心,也如同刀割,只是他更清楚,叶尘,比他更痛苦。

    天空之上,乌云,似乎更浓了。

    一股股寒风吹拂在叶尘的身体上,只是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觉,身体的寒冷,远远比不上心的寒冷。

    叶尘的身上,浮起了一抹漆黑光华,而且,那抹黑色,越来越浑厚,深邃。

    “嗯?”

    人群看到这股漆黑光华,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这抹黑色,好阴冷,没有任何一丝情感,漆黑,如黑暗的深渊。

    “帮我照顾好雪儿。”叶尘缓缓地站起了身子,此刻的他,浑身都缭绕着漆黑之光,一步步踏出,将天地都染成了漆黑之色。

    “你还是放弃抵抗吧,不要做无谓的挣扎。”虚空当中,天神族的强者低喝了一声,身上爆发出浑厚气息,朝叶尘压迫而去。

    “天炎皇朝之仇,也到了彻底了结的时候,受死吧,叶尘。”端木宸冰冷的说道,然而叶尘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就这样一步步走着,眼眸低垂。

    “我的修炼之道,是守护之道,修炼只为心爱之人,无怨无悔。”

    “今日,我心爱的女人,死了,死在了你们这些人的手中,死前,她唤我一句相公,我唤她一句娘子。”

    “但我们却并未成亲,永远,也无法完成那一场婚礼。”

    叶尘喃喃吐出一道道字音,旋即,他的脑袋抬起,凝视着乌云翻滚的天空,眼眸中,绽放出了一道漆黑之光。

    这光芒,冷若万古寒冰,在场被他凝视之人,无不是颤抖了一下,身体和灵魂,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