腥臭的血煞之气,在空间中肆意的弥漫着,但凡是被接触的事物,都会被缓缓腐蚀,直至化为虚无,极为的恐怖。

    听到叶尘刚才说的话,众人的脸色都显得有些凝重。

    两个选择,都是无比艰难,有着极大的风险,但此刻的他们,似乎也只能就此选择了。

    “走吧。”柳慕云率先出声,月神族共派遣十人进入无定山,现在只剩下三人,继续再待这里,也只是纯粹的找死。

    人群纷纷吸了口气,身形闪烁,朝着空间雕纹的方向奔去。

    燕修对血煞之气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极为熟悉,一马当先,冲刺在最前方,凌厉的剑之奥义彻底的绽放,无穷无尽的利剑轰在面前的血煞之气上,同时,他也是不断地散发出灵魂之力,如同翻涌的潮汐,怒吼澎湃。

    轰轰轰!

    血煞之气被轰碎,剑气森然,径直地撕裂出一条通道,众人没有迟疑,皆是将速度提升到极限,绝尘而去。

    “还想逃?”秋夜寒冷笑一声,血煞之力压迫而下,天地仿佛都颠倒过来,全部轰向逃窜的人群。

    “动手,杀一个是一个。”雪梦烟低声道,滚滚的寒意全部扑了出去,站在她身后的天才青年,也都是纷纷出手,不过,他们并没有向前冲杀,这血煞之力,对他们也有极大的威胁,触之即死。

    恐怖的寒意笼罩空间,众人的身体都在那一刻变得迟缓下来,但他们却没有因此而停下,上有无穷寒意,下有恐怖的血煞之力,只要停下身体,下一刻,就会命丧当场。

    “啊!”

    惨叫声突然响起,只见在人群的最后方,巫渊和韩少宁的身体颤抖了下,他们两人的实力本就不高,经过连番争斗,也是有了巨大的损耗,被寒意冻僵身体的一瞬,那血煞之气就暴涌了出来,笼罩了他们的身体。

    “不要,我还不想死,秋夜寒,秋族长,放我一条生路吧,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让我的种族加入黑域,成为你们铜雷族的附属种族,愿生生世世做牛做马。”韩少宁几乎是哀嚎道,哪怕他释放出贪狼武魂,也无法抵挡这恐怖的血煞之力,身体在慢慢地腐蚀。

    “我巫渊在此发誓,蛮火族愿意投靠黑域之下,只求饶我一名。”巫渊手臂被断,实力比韩少宁还要不济,在这短暂的片刻,他的另外一条手臂也被腐蚀掉,极其的悲惨。

    看着痛苦求饶的两人,秋夜寒却是冷笑连连,道:“我黑域必定通知月华大陆,到那时,不管是兽族还是蛮火族,都要被我吞并,留下你们两人,有何意义?”

    闻言,两人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还未等他们继续求饶,那血煞之气就如同深渊恶魔,将他们两人一口吞下。

    惨叫声,立刻响起,荡漾起一阵阵的渗人音浪,不断地在空间中回荡着,让人群的心脏都忍不注发颤,若是一击毙命,起码不会痛苦,但被血煞之气腐蚀,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痛苦,直至死亡。

    “这血煞葫芦难道就没有什么限制吗?”柳慕云不甘说道,血煞之气,无穷无尽,如果能够不断地释放,恐怕无人能胜过秋夜寒。

    燕修摇了摇头:“我对血煞葫芦并不了解,是否有限制,恐怕也只有秋夜寒知晓了。”

    “先不要管这么多,趁着这段时间,我们加快速度。”叶尘提醒一声,手掌拍出,漆黑真元化为一头怒吼的苍龙,将血煞之气撕开了一条通道,同时也暗暗心惊,他所拥有的吞噬奥义,也无法吞噬血煞之力,血煞葫芦,果真是恐怖邪物。

    金色光柱通天,而九道空间雕纹则是悬浮在半空之处,倘若是正常情况,以众人的实力,只要十个呼吸,就可以轻松到达,但现在碍于血煞之气和寒气的骚扰,却是极大的拖延了时间,甚至可以说是举步维艰。

    一行七人,都处于绝对紧张的状态,逐渐也感觉到了一丝丝乏力。

    “不要!”就在这时候,一阵仓皇的喊叫声传来。

    人群回头望去,只见苏晴雪的右脚处,被无孔不入的寒气所冻结,身体僵硬,竟是朝着下方不断地坠落,眼看就要落入血煞之气当中。

    “苏山!”苏候跟苏山相视一眼,两人不曾交流,但很有默契地转身掠去,一者双拳轰出,一者凝聚元阵,同时出手,将那一片空间都封印住了,稳稳地落在了苏晴雪的身前。

    “我记得四象古族仅仅派出了你们三人,倘若你们三人死去,不知道四象古族会作何感想。”秋夜寒几乎癫狂了,说话声音也是阴声阴气,双手拍动,血煞葫芦缓缓腾空,暴涌出无穷无尽的血煞之气,将三人都一并吞没。

    “趁着秋夜寒注意力转移的空档,你们赶紧离开,我去救他们。”燕修身形转过,刚欲离开时,却猛地被叶尘拉住了,低声道:“你一路站于首位,消耗巨大,再回去,只会多添一条人命,还是我去吧。”

    “太危险了!”碧瑶和柳慕云几乎是同时喊道,两女的目光都写满了担忧之色,叶尘身上还有伤,如果遭到秋夜寒的突然出手,难保不会有危险,两女绝不同意。

    “我能够来到冥月城,在某种程度上,是多亏了蛮域的帮忙,这一次,就当是报恩吧。”叶尘凝视着眼前的两女,语气充满了信心,道:“我向你们保证,一定会安全归来。”

    说完,叶尘身体骤然回转,在那一刻,他的眼眸变得深邃漆黑,一声利啸,径直地划破了虚空。

    “叶尘,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还想救人?”见叶尘折返,秋夜寒发出了猖狂的笑声。

    黑刀破空,伴随着无尽的刀鸣之音,杀向了叶尘,整个人都化为了一柄绝世凶刀,带着一往无前的恐怖气势。

    “给我滚!”叶尘怒啸一声,他的体内,万千雷霆在这一瞬间爆发,无可阻挡,将全部的刀气都撕裂掉,狂暴无比,就仿佛是掌控雷霆的神明,让身为铜雷族天才的秋夜寒都莫名颤抖了下,感觉血脉被死死地压制了。

    轰隆隆!

    秋夜寒的黑刀斩在了空处,让整一片空间都狠狠的震颤了下,惊雷嘶鸣,但视野中却没有了叶尘的身影。

    那一瞬,秋夜寒的脸色变得惨白。

    他猛地回过头,却见在那一片浑厚的血煞之气中,一道漆黑漩涡骤然浮现,此刻的叶尘竟是沐浴在无尽雷霆之中,化身为惊世雷霆,出现在了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