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尘身影降落在地,目光凝视着前方两人,顿时恐怖的吞噬奥义再凝,让对方两人眼眸一滞,身体完全僵硬起来。

    本来他们一行四人占据着人数优势,可叶尘风雷出手,轻松杀了两人,对方不但优势全无,心中还充满了恐惧,根本不敢跟叶尘一战。

    俊逸青年盯着叶尘道:“那柄剑,我可以不要,你杀了我木神族的两名青年,我也可以不计较,只要你放我一条生路,刚才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吧。”

    说话之时,俊逸青年眼角月光瞥了眼身旁的于婉清,见于婉清无奈地叹了口气,显然是没有对叶尘动手的打算。

    “刚才我不愿动手,你却为了贪婪,想将我当场围杀,现在,你发现局势不对,就想全身而退,你觉得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买卖吗?”叶尘不屑冷笑,像这样贪生怕死的无耻之徒,杀之而后快。

    恐怖的雷霆之力绽放,狂暴无边。

    “婉清,你跟叶尘有交情,快求求他,你跟我都是木神族的杰出弟子,为了木神族的繁荣兴盛,我绝不能死。”俊逸青年对于婉清说道。

    “我早就奉劝过你,是你自己一意孤行,这事,我不想理会。”于婉清怒视着俊逸青年,甚至有了一丝杀意,如果不是他,木神族也不会白白死这么多人,活该。

    听到于婉清的冷漠话音,俊逸青年如入冰窖,当场愣在了原地,他的目光中,有无奈,有落寞,但更多的却是愤怒和狂暴。

    咻!

    忽然之间,俊逸青年的身体动了,他并非朝叶尘杀去,而是脚步挪移,径直地冲到了于婉清的身后,右手死死地扣住了她的脖颈。

    “蒙统,你疯了不成!”于婉清不敢妄动,她可以感受到俊逸青年身上的杀意,一动,她的脖子就会被活活拧断,当场身死。

    “你身为木神族之人,居然跟叶尘厮混在一起,还交情甚密,我看你才是疯了。”名为蒙统的俊逸青年,满脸都是狰狞,目光看向叶尘,冷声道:“你若是先前一步,我就杀了她。”

    “我说过,我跟叶尘并无关系,就算你杀了我,他也不会动一根眉毛。”于婉清话音带着怒意,心底里,已经是死灰一片。

    她和蒙统,都是木神族的天才青年,两人相视十余年,可以说是从小到大的玩伴,谁知道,今日,蒙统为了活命,居然不惜以她的性命为代价,来要挟叶尘。

    最为可笑的是,于婉清心里很清楚,自己的性命对叶尘来说,比鸿毛还要轻,拿一根鸿毛来要挟他人,换取蒙统活命的机会,可笑,更加可悲。

    “叶尘跟你非亲非故,却愿意救你,而你刚才也不愿对叶尘出手,你以为我是瞎子吗,看不出你们两人的关系?更何况,我横竖都是一死,拿你的性命作为要挟,说不定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蒙统一边冷漠说道,一边凝视着叶尘,手掌死死地扣住于婉清的脖颈,脚步向后慢慢地挪动。

    闻言,于婉清心底里最后一丝的希望,破灭了,她突然感觉到一阵悲哀,曾以为能够依靠的伙伴,现在为了自己的性命,却做出如此禽兽的举动。

    而被众人唾骂的叶尘,行事却光明磊落,愿意一人抵挡众人,只为保护身后的朋友。

    这样的对比,让于婉清忘记了脖颈上传来的刺痛,因为她的心,更痛。

    顿时间,山谷内的空气凝固,双方都陷入了僵持当中。

    忽地——

    叶尘身上的气息收敛,从半空中落了下来,淡淡道:“只要我放你一条生路,你就放了于婉清,此话当真?”

    “嗯?”

    于婉清和蒙统的目光微微凝固,脸上的表情各异。

    于婉清是惊诧,叶尘愿意放过蒙统,只为换她一条性命?

    而蒙统则是狂喜,他赌对了,叶尘跟于婉清果然关系匪浅,他可以拿于婉清做人质,安全离开这里。

    等自己安全离开天血圣府之后,一定要把这件事告知木神族,这也算是大功一件,会得到丰厚的修炼资源。

    心中这样想着,蒙统脸上不再狰狞,爽朗笑道:“那是当然,我想来说一不二。”

    “那好,你留下于婉清,一个人独自下九泉吧。”叶尘露出了一抹冷漠笑意,让蒙统的脸色一变,身后处,毫无征兆的绽放出一股凌厉剑气。

    恐怖的剑鸣声咆哮了起来,蒙统回头望去,目光中,有一名黑衣剑修绝尘而来,似乎融入了虚空,身影忽隐忽现,手持一柄星辰之剑,快到无以复加之地步。

    噗嗤一声!

    利剑穿透了虚空,蒙统还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他的右臂就被斩断,鲜血喷涌,同时也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哀嚎。

    在剑气绽放的一瞬间,叶尘的身体动了,如风,带起一股高亢的龙吟之声,将于婉清震飞出去,同时也扣住了蒙统的咽喉。

    “放过我,我愿意成为你的奴仆。”蒙统眼中露出哀求之色,因失血过多,脸色极其的苍白,看上去如同厉鬼。

    “像你这样的无耻之辈,留在身边,反而是个祸害。”叶尘脸上毫无表情,他拥有永封古塔,的确可以将蒙统收为己用。

    然而,收服一头毫无人性的禽兽,有意义?

    手掌微微用力,咔嚓的声音传了出来,蒙统的瞳孔紧缩,没来得及继续说话,就当场死绝了,化为一具冰冷的尸体,结束一生。

    “没想到神族内,也有这样的畜生。”燕修将凌星剑收入剑鞘,冷哼了一声,拿同族之人的性命作为筹码,只为保全自己,实在可耻。

    “神族的强悍之处,不过是血脉传承而已,人性的本质却没有改变。”叶尘耸了耸肩,倒也不在意,他从墨玉城这样的偏僻之地走出,一路上,看过太多的勾心斗角,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目光移过,叶尘发现燕修身上的剑气更加凌厉了,而且能够收放自如,就如同是一柄绝世好剑,杀戮之时,凌厉逼人,平常之时,收敛华光。

    “燕修的剑道天赋极高,服下奥义道果后,已经踏入了四重剑之奥义,再加上的他无影剑武魂,杀人无形,日后定是一名剑道宗师。”轩辕修很少夸奖他人,但对于燕修,他却是赞不绝口。

    叶尘闻言,心中没有丝毫的嫉妒,他跟燕修是患难之交,燕修变强,他只会发自真心的为燕修感到开心。

    轰隆隆!

    正在这时候,大地开始微微颤抖,叶尘和燕修循声望去,只见在古树之下,有着数道强横的气息冲天而起,穿透了云雾,仿佛要将苍穹都刺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