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霜古城,寒灵族驻地。

    在一处大殿中,高春秋双手负于后背,正来回踱步着。

    他的脸色无比阴沉,隐约还有怒气散发出来,让两侧的寒灵族强者都噤若寒蝉,脑袋齐齐低着,丝毫不敢发出声响。

    “死了一批人,现在又死一批,难道你们都是饭桶不成!”毫无征兆地,高春秋怒吼了一声,恐怖的气息绽放,让整间大殿都被寒霜所冰封,化为一片极寒之地。

    本来,高春秋正在密室内苦修,突然接到探子回报,说是陪同华尘阳的那一群寒灵族强者,全都死在了天霜山脉之内,这让身为寒灵族族长的他,如何不怒?

    最可气的是,他明知道是谁下的手,却不敢讨回公道。

    因为那名金袍青年的身份很恐怖,不在华尘阳之下,如果一个不小心,惹恼了他身后的势力,恐怕寒灵族会遭受灭顶之灾,彻底在冰华大陆除名。

    “当时的具体情况,我们并不知晓,只是听到尘阳公子随意说了几句而已,要不要我再去打探打探?”一名寒灵族强者回道。

    “人都死了,打探还有用?”高春秋冷哼一声,咬牙切齿道:“自从这个尘阳公子来到寒灵族,就从未发生过什么好事,先是在寒雪城死了八人,现在又在天霜山脉死了六人,如若计划不成功,那我们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一想到这里,高春秋渐渐地将怒气平复下来,眼神微闭,开始细细思索起来。

    “族长!”一道身影走进了大殿,单膝跪在高春秋面前。

    “有事直说。”高春秋随意道。

    “当日在寒雪城出手之人,我已经找到了他的踪影,说来恰巧,此刻他正在天霜古城,并且和冰神族混在了一起。”身影开口道,让高春秋猛地睁开双眼,喝道:“继续说。”

    身影点头,继续道:“我从寒雪城一路追来,发现那人来到了天霜古城,并且进入了天霜山脉,起初,我本想追入山脉,但考虑到尘阳公子的存在,就在山脉外等候,直到刚才,我发现那人竟跟楼鹰厮混在一起,并且前往了冰神族的驻地。”

    “楼鹰那老东西居然亲自相迎,这小子的身份肯定不简单。”高春秋心思百转,最后道:“加派人手,监视着冰神族驻地,一定要挖出那小子的身份。”

    “是!”身影立刻退下,不少寒灵族强者也纷纷出动,消失在夜色当中。

    “杀我寒灵族强者,还跟冰神族混在一起,臭小子,我一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高春秋满目狰狞,既然他惹不起华尘阳和金袍青年,那么唯有拿叶尘出气了,一定要杀!

    与此同时,在天霜古城的另外一侧,冰神族驻地。

    叶尘一行人跟着鹰叔,来到了议事大殿。

    “人好少。”碧瑶瞥了眼四周,此时在大殿内早有人等候,不过,人数却是极少,仅有十余人,除了鹰叔之外,也只有两名破空境强者。

    这样的排场,跟其他种族相比,甚至可以说是寒碜,冰神族,居然衰落到这种程度,难怪沦为二流势力。

    叶瑶见到冰神族强者,都是一一打着招呼,关系似乎极为不错,而叶尘依旧是板着脸,随处找了个座位坐下,直奔话题:“现在,你可否做出解释?”

    “放肆,你竟敢这样跟鹰长老说话!”一名冰神族青年站起,出声呵斥道,却见鹰叔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他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思索怎么说明,而后道:“神明残魂,蕴含着神之意志,神明虽灭,但只要意志存在,就可以转世重生,永生不死。”

    “对别人来说,吞食神明残魂,只会让自己沦为寄主,最终被神之意志所侵占身躯,但瑶儿不同,她是我冰神族族人,血脉中更是蕴含着冰神意志,她吞食神明残魂,只会得到神明残魂中的传承记忆,而不会被侵占身躯。”

    “我凭什么相信你?”叶尘不动声色道,鹰老刚才说的这些,他已经暗中问过神灵,的确,血脉中蕴含冰神意志,就不会被侵占身躯。

    但他又怎么知道,叶瑶体内是否蕴含冰神意志,口说无凭。

    “我现在没有办法证明,但数日之后,当冰神镜再度出现,你自然会明白我说的一切。”鹰老言之凿凿道,让叶尘愣了下,问道:“冰神镜,那是什么东西?”

    “既然你知道神明残魂,想必也知道神道境界的存在,坦白来说,当踏入神道境界,修者体内的灵魂就会蜕变成为神魂,神魂无踪,能依附在灵宝之上,拥有神魂的灵宝,便称之为神魂灵宝,而冰神镜,便是冰神的神魂灵宝。”

    “旷古之战,冰神陨落,冰神镜也就此失去了踪影,经过十余万年的搜寻,我们终于确定,冰神镜就在天霜山脉当中,天霜古城所发生的天地异象,多半是由冰神镜所引起。”

    “叶瑶拥有冰神意志,我让她吞食神明残魂,为的就是增强意志力量,重新掌控冰神镜,让我冰神族再度崛起,摆脱如今的困境。”

    鹰叔知道叶尘和叶瑶的关系,可以完全信任,所以不再隐瞒任何事情,直接说明。

    “鹰老说的这些,我都在古籍中看到过,并非胡乱编篡,冰神镜是神魂灵宝,唯独拥有冰神意志,才能够掌控,除了冰神族,其余神族都拥有神魂灵宝,柳慕云的冥月剑,便是月神族的神魂灵宝,柳慕云血脉浑厚,天生拥有月神意志,所以唯独她能够掌控冥月剑。”

    “此次,是你错怪了鹰老,他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瑶儿,为了冰神族。”墨逸这时候也开口了,略带歉意地看了眼鹰老。

    “错怪也说不上,叶尘也只是关心瑶儿而已。”鹰老淡淡一笑,这时,大厅的门户被推了开来,一行身影从厅外大步走来。

    身影共有六人,为首处,是一名身穿锦袍的青年,颇为英俊,但一双眼眸却绽放出阴蛰之色,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只见他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目光立刻锁定在了叶尘的身上。

    “冲霄,你来的正好,我来介绍,他便是……”鹰老正要介绍一番,可话还没说完,那锦袍青年却一摆手,直接打断道:“鹰叔,你不必多说。”

    锦袍青年走到叶尘的面前,嘴角上扬出一抹弧度,冷声道:“叶尘,崛起于天华大陆,年纪尚轻,手段却无比狠辣,而且还专行卑鄙之事,像是这样鼎鼎有名的人物,我楼冲霄又岂会不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