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重天,昏暗的黑囚笼内。

    叶尘的这尊化身,低头看着脚下的谢宁。

    他们来到这里已经近十天时间,这十天时间内,谢宁几乎没有任何动作,整个人仿佛彻底死亡了一般。

    甚至,就连她身上的力量,也在不断的散逸出去。

    好在现在她总算是醒了过来,一片死灰的眼眸中,渐渐多出了几分神彩。

    “谢宁,你总算是醒过来了,你若是再不醒,只怕我们都要死在这里。”叶尘化身盯着谢宁,摇头叹道。

    谢宁沉默了片刻,才缓缓道:“不会的,我不会就这么死的,最起码,我要找周青询问清楚,他为何要这样对我。”

    叶尘化身眉头一挑,脸上带着几分无奈神色道:“原因我不是跟你说清楚了么,他也是为了修行,所以才选择投靠了这里的某个大势力,而且和对方当中的大人物侄女,结成了伴侣,你的突然出现,肯定会破坏周青的计划,他当然要对付你。”

    “周青虽然痴迷修行,但不可能这样丧心病狂,所以我必须亲自找他询问清楚。”谢宁还是果断摇头。

    叶尘点了点头道:“好吧,既然你坚持,那找他询问也无所谓,但在此之前,你得先拥有自保之力,要不然,恐怕等你再次见到周青的时候,还会被他丢入这里,甚至直接击杀。”

    谢宁脸色铁青道:“多谢前辈提醒,这个我会注意的。”

    说着,谢宁扫视着四周道:“此地是什么地方,前辈可探查清楚。”

    叶尘的化身摇了摇头道:“你看清楚,我现在的状态,根本没法远离你,因此要探查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那个,也只能靠你自己。”

    谢宁直接起身道:“好,那我马上到四周探查一下,看看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略微恢复了一下,谢宁身影立刻朝着前方闪烁过去。

    哗啦!

    这次,没走多久,前方便突兀出现了一个哗啦的声音。

    随着这个声音,一道身影,在前方的黑暗中,突兀出现。

    只不过,这道身影的身上,居然被锁链死死锁住,根本不能有任何异常举动。

    骤然看到谢宁,这道身影,显然也是相当惊异,发出了沙哑声音:“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坠入黑囚笼之内,还没有被封锁。”

    谢宁的身影,在这道身影面前停下。

    仔细感应了片刻,才确定面前这道身影,乃是一名男性武者。

    他的样子看上去颇为清秀,似乎只是一个少年模样。

    “我是被人坑害,才坠入此地的,你为何被锁在此处?”谢宁神色狐疑道。

    对面的男子,神色惊愕的愣了许久,才缓缓道:“你居然不知道黑囚笼的规则,这责呢么可能?”

    盯着谢宁看了片刻,这名男子才突然有些恍然道:“莫非,你是从第二重天飞升上来的?”

    谢宁点头道:“是的,我数天前,才刚从第二重天飞升上来,但马上就被人关到了此处。”

    对面的男子苦笑着道:“原来如此,不过你这运气也够倒霉的,居然才刚飞升,就坠入了此地,你可知道,这黑囚笼,乃是我们受罚的地方,你居然直接坠入此处,运气也算是差到了极点。”

    “受罚的地方?你们犯了什么错,要被关在此处受罚?”谢宁神色狐疑道。

    对面的男子嘿嘿笑着道:“谁告诉你,一定要犯了错,才要被关在此处受罚,这座黑囚笼,关押了数千名武者,其中绝大部分,可都是没有犯过任何错误的武者,这,就是这里的生存规则。”

    看着谢宁,对面的男子一脸同情道:“所以,这位姑娘,我很同情你,也不知道你为何要飞升到这种该死的地方来,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可是都想要回归第二重天的。”

    谢宁皱着眉头,神色狐疑的盯着对方。

    过了片刻,谢宁才再次忍不住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你们都位于某个大族之内,所以才会被人如此压迫。”

    对面的男子撇了撇嘴道:“你还真是对外界一无所知,也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告诉你也无妨,外界的世界,跟你想象的,可完全不一样。”

    叶尘位于谢宁的意识海洋之中,透过谢宁的意识海洋,可以清楚听到对面男子的说话。

    听的越多,叶尘就越是惊愕。

    这第三重天,和其他地方,完全不同。

    其他地方,比如说第二重天,虽然有敌我双方争斗,但总的来说,大部分武者,还可以安稳的生活下去。

    这第三重天则不同,第三重天内的武者,每隔一段时间,都要经历一次所谓的天罚。

    每次天罚,每个武者,都会有一尊对应的武者,从天而降,与之交手。

    如果无法击败对方,那这名武者,就会被关押到黑囚笼内,饱受折磨。

    一直到十年后,这些被关押的武者,才有可能从囚笼内走出,然后再次接受天罚考验。

    如果连续三次遭受天罚考验失败。

    那么,失败的武者,就会被关入一尊真正的死亡囚笼之内,被放逐在外,直到死亡。

    所以说,在这第三重天内,如果武者实力不够通过天罚,那等待他们的,便只有死亡以途。

    “这怎么可能,第三重天内的武者,数量似乎也不少,谁能够对这么多武者,同时进行所谓的天罚。”谢宁有些无法置信的摇头起来。

    而位于他意识海洋之中的叶尘,此刻却突然瞪大了眼睛。

    大佛囚笼!

    自己得到的那两尊大佛囚笼,原来都是这么来的。

    这些大佛囚笼,根本就是第三重天内,无法通过天罚考核的武者,被最终关押的地方。

    “那尊大佛囚笼之内,可是有着实力堪比鸿蒙境高手的存在,难道此地的天罚,对鸿蒙境的强者,居然也有作用。”叶尘心中震惊无比。

    鸿蒙境的强者,在外界,几乎可以算做无敌。

    就算是混沌源族的高手,想要击杀鸿蒙境强者,难度也相当大。

    但是在这里,居然可以被轻易关入那些大佛囚笼之内,一直关押到死。

    “这天罚,到底是怎么回事。”叶尘心中,也开始狐疑了起来。

    这个问题,外面这个年轻男子,显然没法解答。

    冷哼了一声,对方道:“谁知道这天罚到底是什么玩意,有人说,天罚是一尊绝世强者,对我等掌控的手段。但也有人说,这所谓天罚,根本就是所谓的混沌意志在操控这一切,具体如何,根本没人能够说清楚,或许……”

    略微沉默,这个年轻男子才继续道:“或许,如果你能一直扛住这所谓的天罚,将自己实力提升到极限,应该有可能勘破这所谓天罚的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