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不断地逼近。

    看似缓慢,却仿佛瞬间就要降临到独孤阳的身上,滚滚的黑炎,如海潮般轰然退散。

    独孤阳的面色僵硬,恐怖的元罡从他的身上蔓延开来,看着朝自己袭来的一箭,双手托起,一道七彩的光晕浮现,蕴含着浑厚的力量。

    咔嚓!

    然而,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响传出,那七彩光晕在一箭之下,瞬间破碎,金色的箭矢,毁灭的力量,直接破开。

    “不可能,你这个弱者,怎么可能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独孤阳的面色终于变了,闪过一抹癫狂之色,脚步重重一踏地面,同时双手朝天轰击而出,无尽的黑炎落了下来。

    黑炎麒麟,再次出现在虚空之,张开嘴巴,便是将金刚玉矢吞入腹。

    “有用吗?”

    叶尘淡淡一笑,天空,一道惊雷砸落下来,黑炎麒麟的腹内,金芒与雷鸣齐响,相熠生辉,竟是将其身躯彻底洞穿,绝尘而去。

    “麒麟法身,被破了!”

    山顶上,苏天心四人呆若木鸡。

    洞府之内,无数人,八大势力的弟子,齐齐抬头,凝望着这惊天的一幕。

    万兽宗的镇宗武学,皇阶级的绝世功法,在今日,被一箭洞穿。

    这样一副画面,太精彩,简直让人难以回神。

    “不!”

    独孤阳的身体疯狂后退,他的度很快,但箭矢的度更快,尽在一瞬间,便是准确的钉入了他的心脏之,黑袍碎裂,从半空跌落了下来。

    “好生霸道的箭术,幸好我天生异类,心脏生于左胸,否则,这一箭,定然会要了我的命。”独孤阳望着右胸上的血窟窿,哪怕是一次呼吸,都会感觉道刺骨的疼痛。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看到一件身影闪烁而来。

    “我说过,这一次,你必死无疑。”

    叶尘的感知力何其强大,十里之内,任何事物都难逃他的掌控。

    在金刚玉矢刺入独孤阳右胸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异样,右掌一抓,将那北苍剑握在了手,直刺独孤阳的眉心。

    这一剑,很冷,因为带着叶尘对黄泉营死去的数千同僚以及四位黄泉守护者的悼念。

    这是复仇之剑。

    只要这一剑击,必死无疑,独孤阳,心生出了一丝悔意,他根本没想到,叶尘会这么强大,毁灭黑炎、麒麟法身、北苍剑、底牌尽出,都未能将其击败。

    难道,这就是无法逾越的鸿沟?

    清脆的剑吟声,在耳旁不断地呼啸,叶尘眼神如冰,眼看就要将独孤阳的狗命取下之时,一道高亢的鹰鸣之音,响彻整个空间。

    “到此为止吧。”

    一道雄音传来,在天际的另外一端,一道耀眼的金光,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度,飞地朝着这边赶来。

    那金光,是一头灵兽,金翅大鹏鸟。

    而那说话之人,是一名年男子,身披紫色华服,衣襟之上,绣有无数猛兽图案,栩栩如生,宛若活物。

    当叶尘看到此人之时,面色忍不住的剧变起来,眼眸之,升腾起一片仇恨杀意。

    此人正是刘云龙。

    “刘长老,快来救我!”

    独孤阳宛若是看到了一抹希望,急忙呼唤道,同时,他看向叶尘的目光,也是布满了阴森和杀戮,刘云龙如今已是真道六重天境界,实力无比强悍,叶尘这次死定了。

    刘云龙看得眼前的情景,眉头也是紧紧地皱了起来。

    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展到这种境界。

    武蛮死了,古炎也死了,现在,就连独孤阳也要被叶尘一剑斩杀。

    当初宛若蝼蚁那般的小人物,两年之后,竟是拥有了如此恐怖的实力,就连他们精心培养的天才,都能够玩弄于鼓掌之间。

    “若是当年,能够将叶尘收于麾下,我万兽宗定然能成为秦武皇朝第一势力!”

    刘云龙心感叹了一声,不过很快他又是回复了原来的模样,既然此人不能够收服,那么就将其彻底摧毁,不留活口。

    “麒麟法身!”

    随着心一声轻喝,虚空之,一头威武神骏的麒麟虚影,浮现了出来。

    相比独孤阳的黑炎麒麟,眼前这头麒麟虽说没有毁灭黑炎作为铠甲,但却是威武了数倍,身躯高达三丈,通体鳞甲披身,一踏步,一股滔天威压便是降临下来。

    噗!

    感受到这股滔天威压,叶尘当即吐出一口鲜血,面色变得萎靡不堪。

    “叶尘,你没想到吧,最后的胜利,还是属于我,独孤阳。”独孤阳狂笑了一声,他现在被麒麟虚影保护着,根本就不惧叶尘。

    “现在高兴,未免也太早了点。”

    叶尘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咧出一声轻笑,那笑靥,是那么不羁,潇洒。

    独孤阳眉头一皱,哼声说道:“刚才那道金色箭矢,应该是一件灵宝吧,你之所以能够破开我的黑炎麒麟,全都是那支箭矢的功劳,现在,你何德何能,能够破开刘长老的麒麟法身?”

    刘云龙的实力远独孤阳,先不说叶尘已经没有金刚玉矢,即便他有,要想一箭破开,其的难度也是不小。

    “箭矢,我没有,但我拥有比金刚玉矢更强的箭。”

    叶尘脸上舒展开来的笑靥,让独孤阳满脸苍白,旋即,在他无比震惊的目光下,叶尘将北苍剑搭在了弓弦之上,挽臂拉弓,直至满月。

    他竟然以剑为矢。

    轮等级,金刚玉矢位列地级灵宝,而北苍剑却是天级灵宝,并且还是北苍圣人的佩剑,威力惊人,乃是天级灵宝的极品。

    以它作为箭矢,那必然是最强一箭。

    “叶尘,你若杀了独孤阳,我今日必将你碎尸万段,决不食言。”刘云龙看到了这一幕,猛然加,同时,也是操纵着麒麟虚影,朝叶尘杀去。

    “万兽宗弟子听令,立刻拦下叶尘!”

    一瞬之间,天空之,无数道身影急掠而出,宛若是蝗虫那般,朝着叶尘扑杀而去。

    乌云,在此刻卷起。

    滚滚劲风,开始吹拂着所有人的衣袍。

    叶尘平静的看着前方众人,没有理会刘云龙的威胁,更没有任何的迟疑之意,拉紧弓弦的右臂,轻轻一放。

    古剑破空,直冲天际而去。

    那独孤阳只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在这一瞬间,被抽空了似的,瞳孔之内,尽是那无比绚烂,同时也是蓄满了杀意的一箭。

    “拦住他!”

    刘云龙高声怒吼,大手拍动,一只元罡手掌,拍在了那道银光之上,然而,却是瞬间被撕裂,根本无法阻拦丝毫。

    噗嗤一声!

    银光掠过独孤阳的身体,在半空,跌落了下来。

    同时跌落的,还有一具冰冷的无头尸体。

    以及,那满是腥臭的红白之物。

    不可一世的独孤阳,死。

    大仇得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