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一开始安南也怀疑过,是不是卡芙妮又私下动用了堕落者的力量。

    但后来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今时不同往日。

    在“窃梦者”丹顿已经被安南清除掉之后,卡芙妮在王都已经不可能再遇到需要她亲自解决的敌人了——丹顿虽然死的快,但多少也是黄金阶的夺魂巫师。

    别说想要干掉他了,就算是想要意识到他的存在、或是想要与他作对,可能思维都会无声无息间被查探出来,并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被修改。

    而在这个强敌被清理掉之后。

    卡芙妮这边得到了教会的支援,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势力。

    诺亚这边的政斗,显然与凛冬公国那边不会是一个画风——凛冬那边都是直接派人过来刺杀大公、或者是直接养恶魔拜蠕虫的,连自己可能会被事后清算都完全不管。

    可以说是非常莽。

    但是诺亚王国这边,就很讲究体面了。

    在唐璜小少爷重新“转世投胎”之后,乌鸦家这边就算是胜了一筹,之前的也就抛开不算了。罗斯堡子爵被杀、连家产也被夺走这件事,甚至连新闻都没有上,非常安静的完成了交割……而曾经前去刺杀唐璜的克劳斯队长,连看守城门的工作,都不能持久的干下去。

    前不久他因为酒醉,而“跌入护城河中溺死”了。尸体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发现的……的确能检查到对方死前有大量酗酒,也没有在手脚发现勒痕、或是被法术控制精神的痕迹。

    虽然在诺亚,超凡者属于不为群众所知的“隐秘群体”,但凡是知道超凡者存在的人,都认为这死法相当离谱——一些人则将其与唐璜之死联系在了一起。

    谁都知道,克劳斯是腓力王子的人。如果继续查下去,说不定能牵出腓力王子的罪行来。

    不过三眼乌鸦也并没有详查,而是选择了到此为止。

    而腓力王子也没有对此提出异议。

    这就算是一种利益交换了。

    老乌鸦是出了名的明哲保身。

    他已经侍奉过了两代君主,即将侍奉第三代——而乌鸦家所秉持的政治态度,就是“乌鸦立于王冠之上”。

    ——乌鸦永远忠诚于王冠。

    即使王冠已然生锈、暗淡无光。

    而只要还没有戴上王冠——无论是多么优秀的继承人,也无法使唤乌鸦。

    换言之,乌鸦永远不会进行站队。

    谁是诺亚王,他们就听谁的。

    ——这也就是费迪南德·杰兰特所犯下的罪。

    在亨利八世还没有死去的时候,他就已经投靠了腓力王子……从亨利八世的寿命结束后,费迪南德就已经被老乌鸦软禁了起来。

    可尽管明知费迪南德犯了忌讳,老乌鸦依然没有杀了他。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心疼自己的儿子,不想杀费迪南德。

    他已经知道了。

    当年谋杀唐璜的人之中,出谋划策的人就有费迪南德……他正是唐璜的亲哥哥。

    腓力与费迪南德,同样都是腐夫的信徒。

    虽然最终的目的不一样……一个是为了享乐、一个是为了权势,但他们也都曾想过,为了“永生者”的咒缚而打算使得自家绝嗣。

    老乌鸦是倾向于相信,卡芙妮殿下将会胜利的那一方。但即使如此,他也不会直接站在卡芙妮这边——万一最终的胜利者是腓力,那么“不杀费迪南德”这件事,反而可能让杰兰特家族存续下去。

    哪怕活下去的只是费迪南德,家族也算是存续下去了。

    ——哪怕作为代价的,是自己、尤金和已转生的唐璜的性命,但终究有一只乌鸦活了下来。

    而只要不是腓力殿下最后胜利……无论是长公主亦或是卡芙妮殿下,“费迪南德的头颅”都可以作为一项礼物,来向未来陛下表明自己的态度。

    两头下注。

    这正是老乌鸦的聪明之处。

    掌管着“三眼乌鸦”,能够暗中掌控全国的情报机关。诺亚最为精锐的探子与特工……他们想要保住手中的权势、甚至只是为了保命,也都要付出比别的贵族更大的精力。

    在如今局势极为紧张、三眼乌鸦全面收缩到王都的情况下,每一位继承者都不可能直接去暗杀其他继承者——这是绝对的违规行为。

    如今,三眼乌鸦的“监控”几乎密布整个王城。

    他们会对阴谋视而不见。

    但刺杀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假如能够成功,且没有被抓住、没有留下证据就还好说。

    一旦被发现有暗杀兄弟姐妹的迹象……并且被确认证据的话。

    <font color="blue">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