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公子也可以证明她所说句句是真。”沈星辰没想到李翘楚会帮她说话,他冲沈星辰调戏般眨巴一下眼睛,摇摆手中折扇继续幽幽笑到:“倒是你这个小姑娘,莫不是刚才小月姑娘没为你说话,导致你心生怨恨故意来陷害与她。莫不是还惦记着本少爷那二十鞭子没尝到滋味。”

    “奴婢没有胡说,小姐当时也看见了!”春芽想,若不是罗如雪过来找她,那一顿鞭子下去会要她半条小命。

    一众人高高别提起来的心在看见罗如雪点头之后瞬间落地了。大家又抱着看好戏的状态开始纷纷询问。

    “虽说你是不识路,但今日个府上这么热闹,一路上总不可能遇不上一个丫头下人啊,这也太奇怪了。”

    沈星辰是听了那两个丫头的对话跟过去的,真是仅仅只是好奇心作祟。谁知道偏偏遇上春芽和罗如雪,谁知道还遇上了新娘子被投毒一事?莫不真的如李翘楚所说,春芽因为刚才的事情故意陷害她。可是韩之露现在在罗家的身份那就是国宝级别的,现在她才刚获得罗如雪的信任,这个节骨眼上生出事端只为了报复她?

    “我的确只是好奇新娘的模样想要瞧一瞧而已,而且我尚在屋外还没有进屋去就被大小姐的人给控制住了。”

    虽然是实话,可在这种时候实话也轻若鸿毛,根本就没有一丁点说服力。众人不会相信,罗夫人更不会相信。

    沈星辰并理会众人看她的眼神,径直站在韩之露面前询问:“新娘今天可是吃了东西?”

    韩之露平静说到:“就吃了早膳。”

    新嫁娘当天不能吃东西,沈星辰成亲那天就饿得头晕眼花,韩之露有了身孕自然要另外相待了。沈星辰又问到:“早膳什么时候吃的?之后还吃了别的东西吗?”

    “辰时吃的,之后再也没有吃别的东西了。”

    韩之露话落,众人又都小声议论起来。辰时,不仅仅是沈星辰,就连一众宾客都没有来到罗家。这下倒好,所有人心头一轻。有人开始为沈星辰鸣不平了:“说来说去,可能还是知情人下的毒,刚好撞见了迷路出现在竹园的小月姑娘,这才顺水推舟将罪名扣在她身上,她没有人证物证,被冤枉了也只能哑巴吃黄连。”

    “是啊,我觉得你说得对,这新娘子的确也够神秘,世人皆有好奇心,这小月姑不过就是想看看新娘的样子,居然落到这种地步。”

    这帮人,大概都是学过变脸术法的,心思转变得实在是让人措手不及,不过要她放过嫌疑犯,罗夫人当然做不到。

    “时间也并非能证明得了什么,世间毒药千千万万,下毒的法子也千千万万,有并非一定是吃进去。说不定还有其它的法子。以证清白,不如搜身看看。”

    沈星辰实在想不明白,罗夫人为何一口咬定她就是凶手。虽然当初没救成罗裕才,可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这娘两也不知道什么心理,居然恩将仇报。若是被沈星辰知晓罗夫人就是因为她为了救罗裕才才被她这样怀疑的,肯定要被气得吐一口老血,外加一句‘人心难测’。

    面对罗夫人的怀疑以及提议,罗如雪一直冷眼旁观。不嫌事大的众人一致同意沈星辰验身证明清白。别说没下毒了,就算真的要下毒害人,她还能将都要带在身上。

    站得端,行的正。沈星辰并不畏惧。罗夫人使了一个眼色,立马有一个丫头出列在沈星辰身上摸索起来,那双手从左脚到右脚,再从腰间摸到了后侧,就连她两边衣袖都没放过。

    “夫人,除了一个钱囊,什么都没有发现。”

    幸好今天没带刀,要不然罗夫人又得诬陷她杀人劫命了。可这点庆幸在看见那丫头手中的钱囊时候,瞬间就消失无踪了。小乞丐求她将钱囊还给失去李翘楚,沈星辰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刚刚有可能打消罗夫人的怀疑,这会儿李翘楚要是闹起来,罪加一等啊。沈星辰心中暗自祈祷李翘楚这个有钱人不会在意这个微不足道的钱囊,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向那边扫了一眼。就一眼,沈星辰也知道她心中的念想破裂了。

    钱囊没到手,半路被李翘楚劫走了,他如画的眉目带着些许的戾气,阴阳怪气的说到:“小月姑娘,你现在可否说一说本少爷的钱囊为什么会在你的身上。”

    刚刚还在同一战线化解困难,顷刻之间就变为敌方有力助手了,沈星辰实在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觉。老实交代,李翘楚定然不会相信,到时候他要是扯我假面具,罗如雪在,春芽在,罗裕才这个被她坑得不浅的也在,沈星辰几乎不能想像是怎样一副鸡飞狗跳的画面了。心中叫苦不迭,今天可真是一个吃闷亏的好日子啊。

    抵死不认,沈星辰故作惊讶说到:“其实这个钱囊是我一个朋友送给我的,我实在不知道公子为什么说是你的东西,再说了,人都有相似,更别说物品了。”

    沈星辰不敢将话说的太满,小乞丐可是没用过里面的一个铜板,李翘楚要是过银子数目又刚好对上的话她还能说什么。可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那李翘楚嘴角噙着势在必得的笑容,当着沈星辰的面将银子全部倒在地面上。

    我去,你个该死的有钱人,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沈星辰心中腹诽的时候,李翘楚半个眼神都不放在银子上面,他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本公子的钱囊上绣了名字,小月姑娘你猜一猜,这里面有没有字呢。”

    你说有那肯定就有啊,可是为什么钱囊要绣名字,你还指望人家捡到银子之后看见你的名字还给你吗?

    “丫头,那个钱囊里面有名字没有。”

    沈星辰欲哭无泪的瞪说话的人,泄愤般到:“有,当然有啊。”你个死老头子,居然落井下石,沈星辰真想将脸上那张面具摔到他脸上去。

    众人一颗心被李翘楚那双纤细的手指高高挂起来,只见他撑开了钱囊目光往里面叹去,钱囊近一分,眼睛就睁大一分,似乎还没有看清楚,他又将钱囊凑近两份,眼睛更是睁大到了极致。

    你不识字,李翘楚那样的神情说是见了鬼更加贴切一些。难道是气疯了?手都开始发颤了。众人心中纷纷猜测着,开始有人等不及开了询问了:“李公子,里面有字吗?”

    沈星辰心如死灰就等着李翘楚一开口,做好防御众人的口诛笔伐。李翘楚被那人声音拉回魂魄,他一步一步踏过来,青石板上的踏踏声一声重过一声。在沈星辰的面前停下了脚步。

    “对不起,是我冤枉了你。”

    沈星辰:“……”这让她想起小时候封龙腾抱着她驾驭轻功飞窜在树梢屋里的感觉,真的是刺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