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回家的路!

    相对于赵广坤,刘英山,张昊,梁立伟他们,陈妍娇一来和尚富海是几年的搭档,而来她是个女的,是以对待尚富海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她带着调侃的语气问:“尚大老板,这一年发大财了吧,我听说你那个海菲自助餐厅都开了第三家店了,还开道苏杭那边去了,了不起啊。”

    尚富海谦虚的摆摆手:“就那么回事,这买卖也不好干,我把海菲自助餐厅的股份卖了一部分给银泰集团了,你没见我另外两家分店都是在银泰城开的,没办法,房租太贵了。”

    “是不是啊”这个说法真的把一伙人给唬住了,便是陈妍娇都闷闷的说不出话来。

    尚富海本身觉得也没什么好炫耀的,便不再多说关于商业方面的事情,又问了他们几个人在爱德华有限公司里的发展情况。

    当初在他手底下的小兄弟梁立伟如今升职加薪,成了公司的一名正式的基层管理,目前主要做Q质检的人员管理工作,负责这一块的工作汇总,主要向陈妍娇汇报工作。

    听到这里,尚富海就懂了:“陈大美女,你也挺厉害的,什么时候能再升两级啊。”

    再升两级的意思就是主管了,陈妍娇明白这个道理,其他几个人其实也明白,他们各块之间的工作都是互相独立的,因此并没有什么勾栏倾轧的东西存在,陈妍娇也娇笑着给了尚富海一拳小拳拳:“尚大老板,真以为谁都跟你似的一蹦就是三级跳,我再升一级都不知道猴年马月,你还两级哪。”

    张国民和薛桂莲哪怕知道了尚富海能够帮他们儿子,可此时儿子在手术室里不知道具体情况,他们也没什么心思插入他们的沟通中。

    再一个,他们老两口和儿子的同事也委实没有共同语言。

    就在这种等待中,几乎能消磨掉百分之八十的人的耐性的时候,那边总算有穿着绿色手术服的医生过来了:“谁是张凯的家属,谁是张凯的家属,抓紧过来一下。”

    几个人围着二老一块涌了过去,医生给吓了一跳,缓过神来,他说:“围这么多人干什么,来两个人就行了,不知道人多了对病人不好,快散开。”

    他一顿呵斥,几个人不好意思的散开了,陈妍娇和尚富海一块凑在了张国民二老身边,这回医生扫了他们俩一眼,看到他们听老实的样,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你是张凯的家属吧。”医生看着张国民老爷子,在老爷子点头应声后,他接着说:“张凯第一阶段的手术已经完事了,不过伤得很重,我们需要把他送到IU继续观察,就是刚才充的钱不太够了,你们家属抓紧想想办法再交点钱,好吧,我就过来给你说一声。”

    张国民手直接抓住了医生的胳膊:“医生,我儿子他现在怎么样啊,我能看一眼吗,我们刚才不是交了三万多吗,还要再交多少钱?”

    “那是手术费和紧急抢救的,你儿子这次车祸撞得很严重,我们用了不少特效药才算把他给抢救过来,稍后你有问题的话可以打出单子来找主治医生问问,另外进了IU的话比较费钱,你心里先有个底,一天得一万多块钱,你儿子这个情况怎么也得住个十天半个月的……”医生到没有生气,低声给解释了一遍,这种事他在医院里碰上的多了。

    有的家属真的以为医院里是吃钱的,事实上重症抢救的时候,有很多药和一次性医疗器械的成本都很高,这个经常能引起病患及家属的怀疑。

    薛桂莲一听刚才交的三万多块钱这个抢救就花了个七七听IU一天就要一万多,这心里就开始打鼓了:“我的个娘嘞,老张,你抓紧去银行把存的死期给取出来吧,不管了,我再给亲戚们打打电话借借,多准备点吧。”

    张国民一听,马上点头就要往外走,薛桂莲也掏出一块陈旧的智能手机来就要打电话,尚富海赶紧的拽住了张国民,也制止了打电话的薛桂莲:“张叔,婶,凯哥的事你们就别管了,钱我去交,把住院卡给我。”

    他知道在博城市中心医院住院都有个住院卡,主要是电子诊断和住院缴费用的,他前几天刚从这里走了,对中心医院的流程很熟悉。

    张国民还有些迟疑,陈妍娇赶紧说:“张叔,你就相信老尚吧,他不会坑凯哥的,我们以前都是关系很好的同事,朋友。”

    “小尚啊,那张叔就拜托你了。”张国民声音里带着哭腔,那是人到老年的无依无助。

    尚富海拿着卡头也不回的走楼梯下去了。

    张国民看着尚富海的背影,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问陈妍娇:“小陈啊,刚才那个人是干什么的啊,他真是凯凯的同事啊。”

    “张叔,真不瞒你,他叫尚富海,去年这个时候他还和我们是一个公司的,去年年底他辞职的,咱博城有一家很有名的海菲自助餐厅你们知道吧,那就是他开的。”

    无视了二老质疑和震惊的目光,陈妍娇说:“我想了一圈,我们这帮人里能帮凯哥的也就是他了,他也有这个钱,海菲自助餐厅每天都多火爆啊,我们也就是和他曾经是同事,不好意思老过去麻烦他。”

    “老婆子,咱儿子这次真的有救了,有救了。”张国民声音硬咽,薛桂莲眼睛也是红彤彤的,心里的压力可想而知。

    便是赵广坤和刘英山他们也都聚在一块讨论尚富海能够帮到什么程度。

    一个说五万,一个说十万,十五万的……

    他们还在低声讨论着,过了一会儿,尚富海充完钱回来了,他一并把住院卡和充费的单子教给了张国民:“张叔,我给凯哥住院卡里充了50万,这是交钱的单子,你保存好,后期退款和报销都要使用的。IU里毕竟不是普通的地方,花钱花的厉害,你们也别多想,这些钱要是还不够,你在给我打电话,另外我一会儿也给我朋友大哥电话,让他想办法催一催交警队那边抓紧定责,对了,撞凯哥事故车主是干什么的,你们知道吗?”

    “多,多少?50万?”

    在场的几个人都懵逼了,只是一年不见而已,这么叼的吗?

    可是你仔细看人家尚富海根本没有一点装的感觉,那语气,那神态就仿佛充了个充值的会员卡而已,面对他们和二老的神态上也没有什么倨傲的表情。

    就好像路边一个普通人罢了。

    可就是这么个人,靠着头年前同事的那点交情,眼睛都不眨的给充了50万,虽然说这是治疗费,后期肯定是要还的,可就是这样,能有几个人做得到?

    他们毕竟不是至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