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是老夫输了。”在青色光罩被破掉的瞬间,青年摇了摇头,向后一步,大袖一甩,大乘期修为施展开来,一股狂风吹起,瞬间便将火线吹得一干二净。

    “你这一式,是从何处得到的?恐怕就是那戮天剑,有出窍期修士施展,也不一定会有这等威力吧。”青年看着夜锋,开口问道。

    刚刚问完,青年便是双目一缩。在他的视线中,刚才青色光罩存在的区域,竟还有一些细小的火线存在!

    “这问题,恕晚辈不能回答。”夜锋勉强一笑。此刻他脸色苍白,双手双腿都在微微颤抖,还能够站在此处没有倒下都是他在勉强坚持。

    感受着体内经脉不断传来的抽痛感以及丹田内的空虚感,夜锋心中苦笑一声,这一式,竟然将他体内所有灵力瞬间掏空了!

    “以后这一式绝对不能随便施展,要施展也得在生死险境之时。”

    夜锋心中暗暗想着,做出决定。

    “呵呵,小友先盘膝坐下调息恢复一下灵力吧。看来这一式对灵力的消耗量也是极大啊。”青年一眼便看出了夜锋的状况。只见他哈哈一笑,出声说道。

    “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夜锋苦笑道,当即盘膝坐下恢复灵力。

    就在此时,段芊夭突然上前,一只手抬起搭在夜锋后背上。顿时,一股庞大而精纯的灵力瞬间进入到了夜锋体内,让他近乎枯竭的丹田经脉瞬间又充盈了起来。

    “下一次不要再如此做了。以后我在仙域,可没法再这样帮你了。”收回手,段芊夭淡淡说道。任谁都能听出她声音中透露出来的关切之意。

    “这不是知道有你在么。”回过头,夜锋笑了笑,轻轻捏了捏段芊夭的柔荑。

    “你们还要在我面前打情骂俏多久?就不能考虑一下我这个没有道侣的老家伙的感受吗?”

    旁边,传来了青年带着一些笑意的声音,略带着一丝调侃。

    抽回手,迅速瞪了夜锋一眼,段芊夭看向青年,冷冷说道:“怎么?这很好笑么?”

    “当然了,大名鼎鼎的华陵山主竟然会与一个出窍期的修士打情骂俏,这场面,估计也就老夫能够看到了。”青年干咳了一声,说道。他并不怕对方会在羞怒之下出手,毕竟自己也是一个大乘期修士,即使不敌,但若是想离开却也不是不可能。

    果然,听了青年的话语,段芊夭只是冷哼了一声后便不再言语。

    “那么,小友,你还要继续和老夫切磋么?”将视线移动到夜锋身上,青年开口问道。

    “还请前辈赐教。”夜锋开口。有这么一个大乘期修士压制修为陪自己练招,而且还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这可是多少修士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夜锋当然要抓住机会了。

    站起身,夜锋一抬手便是天火拳击出,随后,他一蹬地面,身子迅速向前冲去,前冲过程中,天火掌也是拍了出来。

    再随后,夜锋不给青年后退的机会,天火指瞬间施展而出。在他修为达到了出窍前期之后,天火指的威力也终于是能够发挥出来了。

    “天火三玄击!”

    夜锋低吼,一个苍蓝色拳头,一张苍蓝色手掌,一根苍蓝色手指,在空中不分先后的,向着青年呼啸而去。

    青年脸上没有任何波动,淡淡看着眼前呼啸而来的攻击,右手抬起,一枚青色金丹被他抓在手中,猛地按下。

    “噬丹决,丹气化龙!”

    青年低语,手中青色金丹上突然有雾气升腾而起,在半空中化作了一条青色巨龙。只见这条青色巨龙双目凸起,獠牙暴突伸在嘴外,一身青色鳞片清晰可见。

    “去!”

    青年抬手冲着呼啸而来的天火拳、天火掌、天火指一指,口中低声说道。

    顿时,青色巨龙猛地冲出,张开一张血盆大口,向着三道攻击吞噬而去。

    龙口张合,天火拳瞬间便被吞噬消失,青色巨龙去势不减,龙口再张,又吞噬消灭了天火掌。最后,在青色巨龙欲要吞噬天火指之时,在天火指上突然爆发出了灼目蓝焰,一股锋芒毕露的气势自天火指指尖迸发出来。仅仅一指,青色巨龙便承受不住发出哀鸣,最终崩碎消失。

    消灭了青色巨龙后,天火指虽然出现了一些消散,但却仍然去势不减直直向着青年戳去。只是瞬间,天火三玄击与青色巨龙便高下立判。

    “你这一招倒是有些意思。看那些招式的样子,其内似乎还有什么变化你没有施展出来,否则的话仅仅是那一拳便不是我这丹气化龙所能吞噬的。”青年轻咦了一声,口中笑道,大袖一甩,其修为虽然压制在了出窍期,但却有一股赤色雾气自他袖中飞出,对着空中天火指一卷。瞬间,天火指便消失不见,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

    “被前辈看出来了,这三式的确还有些变化。但晚辈却还未曾学会,如今只能发挥出这三式这么一点威力。”夜锋苦笑了一声。他也是知晓这天火三玄击绝对不止这么一点威力,当时在鲲鹏密藏内拜师天火巫君,天火巫君第一次展示天火三玄击击杀那头怪兽时,那头怪兽带给他的威压可远远超出了夜锋一直到现在所遇过的任何人。若是天火三玄击只有这么一点威力,那天火巫君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击杀了那头怪兽。

    然而如今天火巫君为他展示天火三玄击的机会只剩下了一次,若是贸然用掉那一次机会却没有感悟学会其中变化,那夜锋可是哭都没地方哭去。更何况那剩下的一次机会,不仅只是一次展示,还是一种可以用来击杀他无法敌得过的强敌的底牌。种种原因之下使得夜锋犹豫了起来。

    “可惜了,若不是你如今已经修炼到了出窍期无法转修我丹门功法,我都有了要让你成为我丹门弟子的想法。”青年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随后,他伸出手,开口道:“接下来,老夫可要发起攻击了。”

    话音刚刚落下,青年的身影瞬间模糊,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青色金丹猛地爆开,化作一片青色的雾气将他包裹起来。

    在下一瞬,青年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夜锋面前。不等夜锋反应,青年便抬手发起了攻击。

    “噬丹决,丹噬天下!”

    话音落下,青年手中一枚紫色金丹飞上半空,滴溜溜一转,一股奇异的吸扯力自紫色金丹中轰然爆发。

    夜锋脸色一变,虽然他肉身强悍无惧这股吸扯力,但他体内的元婴却是突然出现了不稳的迹象,似乎要从他体内飞出向着空中紫色金丹飞去一般!

    不等夜锋施法压下这股吸扯力,青年便哈哈一笑,一拳轰出。

    “小友,生死之战时可没有谁会给你时间让你压制祛除这些东西。”

    夜锋后退,肉身之力全面爆发,堪堪躲过了这一击。随后,夜锋双目一亮,朗声笑道:“前辈所言极是,晚辈受教了。”

    说着,夜锋一边分出一律心神去压制体内元婴的异样变化,一边手持永夜剑,以更快的速度冲向青年,竟抢先发起了攻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