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悠然前脚刚到书房,季师傅后脚就进了院门。

    她忙走到自己的位置坐定,这才悄悄扫了眼四周。

    李风华已经来了,正坐在位置上,低着头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倒是李方竹,见她看过来,便扬着嘴角朝着她微微一笑。

    李悠然也对着李方竹点点头,这才收回视线。

    季师傅按照惯例,依然是先考校隔着屏风的男弟子们的功课。

    李悠然凝神听了一会儿,就将季师傅所询问的功课内容全部记了下来。

    灌顶术,当然比普通人一字一句翻阅背诵书籍来得轻松。

    几页竹简的内容,只要听过一遍,就能立刻牢记于脑海。

    季师傅考校的只是昨天所授的功课,李悠然哪怕神识尚未成形,能力有限,学起来却也没觉得吃力。

    给男弟子们布置好诵读的任务,季师傅又绕过屏风,给女弟子们安排临摹字帖的功课。

    季师傅对李悠然写的大字很满意,给她布置临摹功课时,特意多加了一套王大家的诗帖,让她带回去有时间就勤加练习。

    李悠然在一众艳羡的目光中,乖巧的收下字帖,道谢后,开始认真进行临摹。

    课堂时间过的很快,李悠然写完五张大字后,季师傅就宣布下课,自行夹着竹简离开了。

    李悠然放下笔,伸手接过素兰递给她的湿帕子擦手。

    李风华率先收拾好东西,带着丫鬟离开,经过李悠然身边时,连眼稍都没扫过来一下,一副跟李悠然不认识的架势。

    李悠然毫不在意的认真擦去手上的墨渍。

    倒是李方竹趁着丫鬟收拾东西,自己笑呵呵的凑到李悠然身边。

    “二姐姐,昨天马大娘都给你布置什么了?要是有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李方竹拉着李悠然的手,亲亲热热的说道。

    李悠然半笑着瞟着李方竹:“方竹妹妹怎么知道我昨天去了静思斋?”

    李方竹说:“昨天我哥哥他们去描竹了,说是远远的看到你在静思斋里跟着马大娘学绣活。”

    李悠然心里冷笑,静思斋和竹林中间还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呢,李方笙倒是真不怕被人瞧了去。

    李悠然暗中运转内力,待得脸色微红,这才垂了眼睑,不好意思的轻声嗔道:“方竹妹妹,你胡说什么呢!”

    李方竹咯咯地笑,正要再打趣李悠然两句,就被人从身侧不轻不重的推搡了一下。

    李方竹诧异转头,就见李玉韬不知道什么时候绕过屏风,此时正脸色不怎么好的站在她旁边。

    李方竹不满的抱怨:“玉韬哥,你撞到我了!”

    李玉韬丝毫没有半点诚意的道歉:“哦,是么,对不起。”说完,对着李悠然道:“悠然妹妹,你过来一下,我有话同你说。”

    李方竹气得跳脚,却又偏偏拿李玉韬没有办法,只得忿忿的一跺脚,转身离开了。

    李悠然乖乖跟着李玉韬去了靠墙的多宝阁书架边上,待站定后,她小声问道:“玉韬哥,怎么了?”

    李玉韬说道:“远寒哥刚派人过来传话,让我送你回去。”

    李悠然忙道:“我哥呢?他怎么没来?”

    李玉韬说:“远寒哥和我哥一早上受完训,就被骑射师傅看管在校武场上挨罚了,到现在还没放人呢。”

    李悠然惊讶道:“挨罚?我哥哥怎么了?”

    李玉韬郁闷的说道:“他们被孙从安给算计了!”

    李悠然皱眉,狐疑:“算计?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玉韬提起这件事情就来气,冷着脸说道:“我哥昨天白天不是被孙从安给打伤了么,他就想法子报复了回去,没想到事情闹大了,结果被我爹硬逼着给孙从安赔礼道歉。我哥能咽得下这口气么?他就私下派了家里的护卫半夜过来,想着给孙从安一个教训。”

    李悠然一听,哪还能不明白,昨天夜里,肯定是孙从安一时不慎上了套,被李玉光派过来的护卫给骗到了后院小池塘,遭到了暗算,不然也不会伤的那么严重。

    李玉韬还在自顾自的说着:“哪成想,孙从安这小子竟然玩阴的,他让你们府上的一个女管事把这事捅到了大管家那儿。。。。。。”

    李悠然听着,嘴角抽了抽,默然不语。

    这兄弟俩也太不讲理了吧?

    这事明明就是李玉光挑衅在先!

    李玉韬口中的女管事,肯定就是昨晚上帮了孙从安的那位赵大娘。

    李悠然在心里腹诽,眉头不自觉蹙起,李玉韬注意到了,以为李悠然是在担忧同样受罚的李远寒,便同仇敌忾的说道:“孙从安这也太恶心人了吧?斗不过就找长辈告状!哼,他以为让长辈出面,这事就算完了?做梦去吧!”

    李悠然忍不住劝道:“玉韬哥,还是算了吧。”

    李玉韬一副被人踩了尾巴的样子,瞪着眼睛说道:“算了?不可能算了!他既然敢欺负我哥,那我就收拾他的狗腿子!”

    李悠然微张着嘴,随后反应过来:“你是要想法子收拾那个女管事?”

    李玉韬撅着嘴,赌气似的,狠狠拍了下多宝阁架子:“好男不跟女斗,我欺负她算什么能耐,我刚派人去后院堵许胜了,你瞧着吧,今天非狠狠教训他一顿不可!”

    许胜?

    李悠然面露意外和震惊。

    那位赵大娘的儿子?

    “我得先去趟茅房,你收拾完东西,就在院子里等着我啊!”李玉韬嘱咐完,一溜儿烟的奔了出去。

    李悠然看着李玉韬的背影,再看看外面明显有些阴沉的天色,眼神里有些迟疑。

    赵大娘母子若是真论起来,其实算是跟她有仇。

    但是想到她们口中上一世时,李府众人的下场。。。。。。

    李悠然看向正在埋头收拾东西的素兰,转身奔着书房侧门跑走了。

    李玉韬从茅厕回来,刚进门,就被素兰叫住了。

    素兰着急的问道:“玉韬少爷,你看到我家二小姐了么?”

    李玉韬一愣:“啊?我不是让你们在院子里等着我吗?”

    素兰急的不行:“我刚收拾完东西,就发现二小姐不见了。“

    “嗨,你先别急啊!”李玉韬随口道:“悠然妹妹是不是先走了?我刚告诉她远寒哥在校武场上挨罚,指不定她放心不下,就先过去瞧看了。”。

    有着李风华的前车之鉴,素兰怎么能不急呢,她赶忙催促着李玉韬一起追去了校武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