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夫人听到这儿,见杨澜儿还在没心没肺的喝茶,轻轻哼了一声,见杨澜儿看向她,忙不迭的对其眨眨眼,真正目的似乎第一个是针对你哟!

    果不其然,程夫人见时机差不离了,便转头对刚才那位粮商太太使了个眼色。

    “说到这家粮油铺子,似乎是我们谭夫人开的。”粮商木太太盯着杨澜儿笑眯眯,心里暗暗咬牙,阳怪气道:“谭夫人真是我们彭城的大善人啊!”

    平价粮食!

    彭城的其他粮商开始还以为他们库存没多少,没成想已到腊月了,平价粮还是一如既往的卖的欢,害得其他粮商们库存的粮食说严重点快发霉变质了,每个粮商底下一众老老小小都快跟着喝西北风了!

    这是不给人留活路呀!

    这话有点严过其实,其实杨澜儿的粮油铺每日售出的粮食有限,且每人定量,根本给彭城粮商留有余地。

    只是在某些方面让其他粮商们感到无限压力。

    比如价格上,粮商们若是价格仍然如往年般上涨的毫无忌惮,那么他们便会给彭城百姓留下不可磨灭的负面形象,旧年粮商们对外一直嚷嚷着雪灾筹集粮食如何艰辛,似乎传达到百姓耳中的中心思想只有一个——冬季大雪冰封粮食涨价本是理所应当!

    今年却因为杨澜儿的强势干预,百姓们终于知道雪灾粮食也可以按比正常粮价高个一两倍买到,让他们穷苦人家也买的起粗粮,不至如在寒冬饿死!

    而不是像往年一样,遇上雪灾粮食铺子前便挂上翻了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粮价牌子。

    令穷苦人望粮兴叹!

    今年寒冬粮商们为了自己名声,顾虑着今后在彭城的发展,让他们不得不放缓上涨粮价的步伐。

    但即便是如此,其他铺子里的粮价也高的离谱。

    “大善人算不上,毕竟我们也要吃饭,卖良心粮只是赚个辛苦费而己。”杨澜儿环顾一圈众人,大义凛然道:“作为彭城的一份子,能为彭城百姓出一份力,为将士们尽一份心,为我们大盈国尽一份忠,我们谭府上上下下几十口都义不容辞。”

    站在她后面的两位丫鬟闻言不由的挺了挺胸,仰了仰下巴,面上容光焕发,一副与荣有焉的模样。

    暖阁顿时静了下来,大家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言论,即感新奇又想笑场,当看着杨澜儿一本正经的模样,随即心里又肃然起敬来,还有那么一丢丢兴奋!

    秦夫人听了激动的忙不迭点头:“澜儿说的对!”

    杨澜儿对秦夫人微微一笑,心里暗想以后没事对古人喊喊口号似乎不错!口号最容易调动人内心的情绪,是最好最安全的鸡血,没看到在场众人的反应吗?

    思及此,又转头看向程夫人,笑问:

    “我们相信程大人也乐得其见,毕竟彭城的安定平稳关系着边境战况!有个安稳的后方,前方战场上将士们才能心无旁骛的对战外敌,您说是吗?程夫人!”

    想稳坐钓鱼台也不看她杨澜儿答应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