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点,自然是因为,茯苓需要司长老一脉的人,给她这个介入到最高层任务中的机会。

    不然,一旦她插手在其中,没有足够的强力势力的保护,她就算是赢了,也未必能够夺得这个机会。

    但是司长老一脉的人,有这个机会,且有这个资格能够保护她。

    让他们一族的人,都能够有那个机会,进入到冥界之中,参与那些名额的角逐!

    而在茯苓的话开口的时候,另一边的洛清瞳的声音,“哦”了一声,随后对着她道:“那你对着我说干什么?”

    “我又做不了主?”厽厼

    她的话出口,茯苓则是目光深深的看着她道:“你做不了主,但是你知道我们付家的人,能够胜任就行了。”

    “只要司长老一脉的人相信我们,那这事就成了。”

    &#29609吧&#23567说&#32593

    &#119a&#110b&#97r&#46n&#101t&#32厺&#21437

    而这事,还得着落在洛清瞳的身上。

    毕竟,对方是唯一和他们有瓜葛,甚至可能替他们说话的人。

    不然,换一个人,对方会不会信他们呢?

    而司长老的人,会不会相信,他们付家的人,能够帮助他们?

    亦或者说,会不会相信,自己这个人,能够帮助他们?

    所以,还必须要洛清瞳出手。

    “哦,好啊!”

    洛清瞳潇洒应了一声,继续喝自己的茶,“如果到时遇见他们,我会说的。”

    洛清瞳笑眯眯的道。

    当然了,最后的结果是怎么样的,洛清瞳可不会保证。

    她这会,根本就不会把所有的底牌,给漏给茯苓。

    而这事是茯苓先提出来的。

    这就让她有了很多可以操作的余地。

    比如说,这事要是洛清瞳先提出来的,那她以后在茯苓的面前,就会被动许多。

    最重要的是,她还必须要暴露自己在司长老一脉中的真正身份和地位,才能够和茯苓的人做下交易。

    这样被动的事,洛清瞳是不会做的。

    如今,茯苓主动提出要合作,这正和她意,

    至少,在她不需要说出自己的身份和在司长老一脉的地位的情况下,都能够前往司长老的人所在的地方,且,还能够参与到最高层的,争夺冥界的名额之中。

    可以说,这一波,实在是大出她的意料。

    看来,她还得谢谢那些胡陆联盟的人了!

    洛清瞳的心中,这么暗暗的想着,随后看向茯苓道:“你有什么打算?”

    她放下了自己的茶杯,干脆利落的问道:“付家的人,这次失去了不少的闯塔证明,你决定就这么算了吗?”

    “怎么可能?!”

    茯苓的声音冷寒,道:“这根本就不可能!”

    “失去的证明,我们自然会再补回来!”

    “那么……”洛清瞳笑眯眯的看着她道:“那我们猎杀胡陆联盟的那些人,如何?”

    洛清瞳的话出口,茯苓的心中,猛的就是一个咯噔,随后看向了她。

    而洛清瞳的面色,微笑的道:“你想想看,胡陆联盟的人,得到了那么多的闯塔证明,自然不可能是他们自己用的——他们没有那个资格,也不可能保有那么多的闯塔证明,那么他们会交给谁呢?”

    “我们在这之前,能不能一网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