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子就是常大淳吗?”石鼓书院,王荃已经被王家子孙抬回家去了,叶开还专门派李阿水代替他前往吊唁,并按照伯爵的礼制安葬。

    不过虽然王荃死了,但叶开的名声反而在衡州府士绅中更响亮了,人人都认为王荃是心愿得偿走的圆满,叶大王出手大方有人君之望。

    一个衡阳伯,一个衡州同知和衡南知县,以及一堆小官职封出去,叶开又借着送王荃归乡安葬的机会,让少年近卫军来了一次武装游行。

    同时肃清了几个忠于满清的死脑筋地主乡绅,又让衡州府左近的所有人,见识了一下少年近卫的军威之盛。

    好处当然大大的,就比如面前这个带着儿子来参见他的常英瑚,叶开一听到这名字,就知道他是谁了。

    湘军泰斗常大淳之父,大明开平王常遇春的的直系子孙,历史上嘉庆十四年的进士,现在是举人功名。厽厼厽厼

    “回大王,正是犬子常大淳!”常英瑚不知道叶开为什么要他将儿子带来,明王身在广东,是怎么知道他有个儿子叫常大淳的?

    今年四岁的常大淳闪着亮亮大眼睛盯着叶开,叶开伸出手作势要抱他,虎头虎脑的常大淳竟然也咧开小嘴伸出双手不认生的要叶开抱,一旁的常英瑚,只能胆战心惊的硬着头皮把常大淳递给叶开。

    叶开抱着常大淳逗弄了一会,看着历史上的湘军大佬,开山泰斗那胖嘟嘟的脸蛋,他都有点恍惚了,一种极度不真实的时空错位感向我叶大王袭来。

    “此子日后,必是我大明的栋梁之才!”叶开忍不住掐了掐常大淳的正宗婴儿肥脸蛋。

    “小家伙,你知不知道你有个大英雄先祖是谁啊?”

    “知道!”小家伙摸了摸被叶大王掐过的脸蛋,奶声奶气的说道。

    “我祖是大明开平忠武王常伯仁公!”

    “好!看来你们家并没有忘了祖宗是谁,那你想不想当一个开平忠武王那样的大英雄,大豪杰呢?”

    叶开赞赏的看了一眼常英瑚,常大淳才四岁就能清楚的知道自己祖先是谁,看来常家并没有因为满清的缘故,对自己祖先讳莫如深!

    “想!淳牙子相当大英雄,淳牙子想当大王!”

    ‘噗通!’常英瑚吓得膝盖一软直接就跪下了,儿子常大淳还小,哪知道什么当不当大王的,搞不好明王会认为是他教的。

    叶开大笑两声把常大淳放到了地上,这才对嘛,男孩子谁没做过当将军、大王的梦呢?

    叶大王自己小时候还做梦可以当皇帝呢,只不过他这梦,很快就会实现了。

    “常英瑚听封!”放下常大淳,叶开面色一肃,大声喝道。

    “臣在!”常英瑚赶紧行叩首大礼跪好。

    “常家是开平忠武王的子孙,孤王是大明绍武天子的后人,你我当共同努力,兴复大明!

    孤王追忆尔先祖为大明立下的功劳,特封常英瑚为开平伯,知衡州府,赐田三百亩,银元一千元!”

    常英瑚一阵阵的发晕,这就是伯爵了?这就是衡州知府了?还有三百亩良田和一千银元入账?

    他重重把头往地上磕了三下,“臣,常英瑚,叩谢大王天恩,愿追随大王兴复大明,万死不辞!”

    刚刚从双峰县赶来的罗拱诗和从衡南县赶来的知县彭浚也惊呆了,他两还未进门就听到了常英瑚被封为衡阳伯和衡州知府。

    这常英瑚也不过是个举人,就因为有个好祖宗,这一下就成了爵爷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六艺和映旟来了,一起进来吧!”得到奏报的叶开喊了一声,酸溜溜的两人赶紧进门。

    粗通文墨的罗拱诗已经是南镇抚司特务处的小旗了,他的任务是往衡山,衡阳,攸县,株洲等地查看满清大军动向,彭浚则是来报告发动衡南百姓为军队运送后勤情况的。

    “你们也不要羡慕,开平王为大明立下过汗马功劳,遗泽后人是正常的,如今满清还占据着大部分的江山,你我君臣一起努力再建大明,还怕没有公侯之位吗?

    常卿也要多为孤王出谋献策,不要坠了尔先祖的英名!”厺&#21437

    &#21827书&#23621

    &#107e&#110s&#104u&#106u&#46c&#111m&#32厺&#21437

    屁的祖宗遗泽,实际上叶开封常英瑚为开平伯,主要要是想用他常遇春后人的身份,来强化叶开绍武天子后人的身份而已。

    顺便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