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邪有些不爽,陈宝宝这般安抚自己像极了在安抚宠物一般。

    “宝宝,你这般摸我了脸怎么很像是在安抚小猫咪呢?”凌天邪心中不爽,自是要问个究竟的。

    “嘻嘻...宝宝把凌哥哥当成是弟弟了嘛。姐姐安慰宝宝的时候都会摸摸宝宝的脸的。”陈宝宝笑嘻嘻的出声解释。

    “是吗?”凌天邪出声问道。

    凌天邪看着陈宝宝眼中的笑意便知这是在敷衍自己。不过没必要和一个幼稚的小丫头计较。

    “当然了!”陈宝宝回答的干脆,心中却是在偷笑着,方才她便是把凌天邪想象成小狗崽的模样。

    凌天邪随之表情严肃的说道:“宝宝,先前你说什么毒药和泻药的,可不是你一个小孩子该谁出的话。以后那些乱七八糟的影视剧就别看了,只会教坏小朋友。”

    凌天邪不在意陈宝宝幼稚的臆想,但做为长辈,该教育的必须严肃的告诫。

    “凌哥哥,你不要转移话题嘛。你还没告诉宝宝你对这些丹药做了什么呢?”陈宝宝说着凌天邪不要转移话题,自己却是立即转移了话题。

    凌天邪点头说道:“告诉你也可以,待会到了场中可不要偷笑漏了馅。”

    陈宝宝虽然聪明伶俐,但其根本还是个小孩子,凌天邪可不想陈宝宝到时忍不住露出端倪来。

    “宝宝一定不会明目张胆的偷笑!”陈宝宝郑重的出声保证。

    “我在之前已经吸收了这些丹药中的一半的药力。”凌天邪随之告诉了陈宝宝自己所动的手脚。

    “凌哥哥,留下一半有些太多了。”陈宝宝却是觉得凌天邪对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有些太仁慈了。

    “我从不卖假药的。”凌天邪虽是吸收了丹药中的一半药力,但这只是等价交换罢了,出售毫无作用的虚假丹药这种龌龊事,他实在干不出来。

    陈宝宝思索一阵后说道:“那这样吧。之前那个连进花了一千万买了一颗丹药,待会就依照那些坏人的出价留下药力。凌哥哥,你说宝宝这个办法好不好?”

    凌天邪本就是如此打算的,虽然陈宝宝的提议说了等于白说,但小孩子是需要夸奖的。

    “宝宝,你还真是聪明呀。”凌天邪毫不吝啬的夸奖。

    陈宝宝闻言,一张小脸上满是开心笑容,问道:“凌哥哥,那你会不会照着宝宝的提议来教训那些人呢?”

    凌天邪点头回道:“当然了,宝宝的想法如此之好,自然是要沿用的了。”

    “宝宝这是帮到你了吗?”陈宝宝笑盈盈的出声追问。

    “是啊。”凌天邪依旧点头回应。

    陈宝宝笑容灿烂,随即说道:“凌哥哥,你说宝宝既是聪明可爱,又是贴心小棉袄,你是不是应该把宝宝留在身边呀?”

    凌天邪沉默下来,这条件无法答应陈宝宝。带着陈宝宝这可爱黏皮糖在身边虽然很是开心,但处理一些事情会很麻烦。诸如与武者之间的争斗,有陈宝宝在身边,自己实在不愿让其看到血腥的场面。不然那些外市而来的武者哪里会有叫嚣的机会!

    陈宝宝见凌天邪沉默不语,本是开心的情绪也随之低落下来,轻声说道:“凌哥哥,你以后可不能忘记宝宝喔,要常来看看宝宝。还有,只许你找小姐姐,不许你找比宝宝还可爱的小妹妹!”

    凌天邪侧过脸看了看陈宝宝,见其一张小脸上满是忧愁,心疼的在其脸上轻吻下,笑道:“宝宝是最可爱的小妹妹,可是找不到第二个了。”

    陈宝宝紧紧抱着凌天邪的脖颈,侧脸亲昵的蹭着凌天邪的脸,怅然的呓语道:“凌哥哥,宝宝好喜欢你喔。宝宝一想到见不到你就好害怕......”

    凌天邪满脸怜惜之色的认真的听着陈宝宝滔滔不绝的轻声呓语。

    凌天邪深知陈宝宝实在害怕孤独,其年幼便是失去双亲,上次听其叙说,她的爷爷一心向武,似乎对她们姐妹俩很是不关心,虽说一直有陈安琪这位姐姐相伴,但只有陈安琪一位亲人的关爱显然不够。

    凌天邪也能了解陈安琪多是扮演着严父的形象教导着陈宝宝,却是让陈宝宝缺少了慈母般宠爱。怕是陈宝宝与自己说的心里话比之陈安琪这位亲姐姐都要多。

    “宝宝,不要忧伤,凌哥哥会永远疼爱你的。”凌天邪实在不习惯说些煽情的话,便是出声承诺。

    陈宝宝闻言一改忧伤的模样,笑嘻嘻的说道:“嘻嘻...这是你说的。宝宝这次已经用手机录下来了喔。”

    <font color="blue">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