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御对明周道人一点头,道:“有劳明周道友通传。”

    明周道人再是一礼,便随清穹之气一并化去。

    厽厼厽厼。张御对着严若菡和正清道人言道:“两位道友,此间有我,两位可先回廷上复命。”

    严若菡和正清道人对他执有一礼,随着上方金光降落下来,便就先后离开了大阵。

    在两人之后,众玄尊也是陆续离开,而每一个人在走之前,都是郑重无比的对他打一个稽首。

    张御默默站在阵枢之中,看着众人一个个归返,待得所有人都是离开之后,大阵已是变得空空荡荡一片,虚空之中唯有那些似亘古便是存在星光还在闪烁着。

    这时一个人影无声无息来到了他身边,言道:“无论上宸、寰阳,其之道法仍不脱过往之窠臼,后辈弟子只能沿着前人之路而行,纵然修成了上乘法门,可也不过是道之中道,而非上道。”

    张御淡声道:“若是照尊驾这般说,那些跟随尊驾投入混沌之道之人,行得不也是道中之道么?”

    霍衡道:“非是如此,混沌之道并非依循守旧之道,或许愚拙之人会去亦步亦趋,可拥有上乘禀赋之人,自能自行开辟一道。”

    张御没有与他讨论下去,而是负袖望着远空。

    霍衡语含深意道:“道友如今摘取了上乘功果,再是修炼下去,便会明白,终究唯有大混沌,方是上道之寄托。”

    张御这时有所感应,他抬起头,便见一道椭圆形的阴影出现在了上空,显然元都玄图已是过来接应他了。

    他再转目望去,发现霍衡不知什么时候已是不见了,似方才那番对话只是一场虚幻。

    他心下一转念,根据以往的情形判断,唯有曾受大混沌侵染过的地界,或者有人主动呼唤霍衡,这位才可能现身。

    现在其人出现在此,这是非是说阵中方才有人试图转入混沌之道?还是说是问题并不在天夏这里,而是寰阳、神昭两派之中有人亲近混沌之道?

    这却一时无法分辨了,唯有回去之后将此禀明玄廷了。

    倒是他留意到,关朝昇和霍衡这二人都是不约而同提到,自己再是修炼下去,就会明白一些东西,而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似乎是莫测难言。

    厺&#21437

    &#22937书&#33489

    &#109i&#97o&#115h&#117y&#117a&#110.&#99o&#109

    &#21434厽&#12290他思索了片刻,没有再去理会,随着那一道金光从空落了下来,他一甩袖,步入其中,光芒往上一收,便即带着他转回了上层。

    随着众玄尊撤归上层,天夏赢得这一战的消息,也是第一时间传遍了一十三洲及四大府洲。

    东庭府洲之内,诸弟子在得知这个消息,无不是振奋高呼,泰阳学宫那便更是传出了“天夏万胜”之声,一阵一阵不绝于耳。

    这一场斗战,若是从大玄历三百八十九的三月份,也即是玄廷搜寻上宸天开始算起,再到如今的十一月,可以说已是持续有大半年了,此刻终于是收尾了。

    这时一名弟子站了出来,出声言道:“诸位同道,上宸天虽是覆灭,然则寰阳、神昭二派却是侥幸退去,更有幽城疑似与其一并撤走,此辈实力尚存,又岂会轻易罢手?待日后恢复,怕仍是会想着卷土重来,坏我天夏大业!”

    说到这里,他声音再是提高了一些,“我辈不该由此懈怠,而是继续用功,从前乃是诸位前辈决死奋战,护佑我等,而在往后,或该我等出力,护佑后辈及天夏子民了!便是做不到,也当有护佑自身之能,保得自身安稳,至少届时不他人来专以护佑你。”

    众弟子纷纷点头,毕竟俱是修道人,恢复心绪较快,他们在冷静下来后,很快都是平理心绪,各自修持去了。

    玄府星台中端,正堂之外,崔岳在站在广台之上,望着上方辽阔天穹。

    项淳走了过来,道:“崔守正在看什么?”

    崔岳道:“总是感觉,今日天夏顶上天空却是更为开阔了一些。”

    项淳不禁点头,道:“以往内层一直担心受到外层侵扰,上宸天、幽城这一句,如今我等却是可以稍微安心一些了。”

    不过身为主事,他可不认为上宸天、幽城两家一去就没有敌人了。不说那些邪神和邪神神裔还在那里,也不见得所有外层修道人都是走了,这几家说不定会留下什么后手。

    且外层有外层的敌人,内层也还有内层需要应付的祸患,两者不能等同而论。从三百多年前开始到得现在,内层诸多神怪还有混沌怪物就一直不曾从天夏的视线中淡去过,未来

    <font color="blue">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