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要一角钱一片,这也太贵了,你外婆哪里来钱卖这么贵的零食给你带回来?”

    以林勇对前岳母前的了解,提出了质疑。

    “这薯片当然不是买的了,是我舅舅在城里打工,发现这种好吃的零食,写信回来告诉了我舅母做法,我舅母做出来的呀!”

    林深处这个说法林勇接受了,他立刻就兴奋地说:

    “处处,你在你外婆家过元旦,是不是见过他们做薯片,你会不会做这个薯片?”

    一听林勇这话,林深处就知道她渣爹想要干什么了?

    “我不会,舅母做饭的时候,从来不要我们帮忙!”

    林勇很惋惜林深处没有学会薯片的做法,不过他马上就改变了态度,对张玉梅说道:

    “我现在就去黄土村看干娘,希望她能把这个薯片的做法告诉我们,然后我们做这个薯片放到我们干杂货铺子去买,我相信一定生意火爆,能赚不少钱!”

    张玉梅一听也觉得这个办法很好,催促林勇道:

    “那你快去!”

    “不过上次我们去黄土村把那老太婆骂了一顿,你这次去她们恐怕不会待见你,你多买点礼物去!”

    林深处听到这里,眉头一皱:

    “你们什么时候去黄土村骂过我外婆?”

    张玉梅也没有多想:“已经好几个月前了,好像是暑假,开学前的事情……”

    经过张玉梅这么一说,林深处想起来了,难怪她从她外婆家回来没多久,有一次她外婆赶场特意来家里找她,对她说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当时她听得云里雾里,结合今天这个事情,她才明白是什么意思。

    一瞬间,林深处心里就闪过一阵感动,林勇夫妇跑去骂了她们,她们对她却一往既往的好,并且没有人给她说过这件事,就连黄土村的人也没有对她提过,看来她们事先给别人都打了招呼,要瞒着她,就怕她尴尬吧!

    想到她外婆她们如此照顾她的心情,她心里觉得温暖的同时,对林勇夫妇就有了一股恼怒之意。

    “你们还是别浪费心计了,外婆家的薯片已经跟零食批发的老板签订了独家代销合作协议,你们即使现在去,她们也不可能违约告诉你薯片的做法。”

    “更何况你们还去黄土村骂了我外婆,怎么有脸去?”

    林勇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不过巨大的利益面前,他不甘心就这么算了:

    “我回去黄土村找干娘道歉,乞求她的原谅,看在小琴,还有小琴生的孩子面子上,她不答应也的答应把薯片生意交给我做!”

    “趁现在还有时间,我现在立刻去黄土村!”

    “慧美、志杰,你们也跟爸爸一起去,到时嘴巴一定要甜一点,多叫几声外婆……”

    林深处打断了林勇的话:

    “我外婆叫我带薯片回来的时候,已经发过话了!”

    “她说她只认我、姐姐、弟弟,其他人一概都不是杨家的亲戚。”

    “她还说要是爸爸吃过薯片,觉得薯片好吃,有了什么不该有的想法,要来黄土村,家里的‘大黄’随时恭候!”

    听到“大黄”,林勇顿时觉得腿软,很是不甘道:

    “那暂时不去了!”

    打消了林勇去黄土村的想法,林深处也没有再理会这些人,就回自己房间学习去了。

    (本章完)